忍者ブログ

魔女的糖果屋

个人志宣传地

2017/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是的场,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眼前的男人露出无害的笑容却还是让夏目感觉一阵厌恶,而猫咪老师也显出真身,挡在夏目身前,虎视眈眈的盯着的场。

面对一人一妖露骨的敌意,的场仅是挑了挑眉,「我只是想问你点事而已。」

「别和他多废话,我们走,夏目。」斑低声咆哮。

「夏目?」的场低喃,「夏目铃子?」

斑露出懊恼的神色,气恼自己的失言。

「我是男的。」夏目真的很头疼每个人都把他和外婆弄错。

「哦哦,那还真是抱歉了。」的场露出歉意的表情,可并没让人感觉多少诚意。

「夏目,快走。」既然的场知道铃子,那他就一定知道友人帐的事,对这个男人说,友人帐是件多么吸引人的东西,猫咪老师很清楚,他怕再待下去夏目会有危险。

「请你不要来防碍我们,小•猫•咪。」的场微笑着做了个手势。

猫咪老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的场的式神抓住。

「猫咪老师!」夏目大叫着想冲到猫咪老师身边,却被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边的的场反扣住双手,整个人被拉进的场的怀中。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的场的态度始终谦虚有礼,却又处处显露出强硬的一面,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放开!」夏目激烈的挣扎起来。

「既然你不肯和我好好谈一下,那我们就耗着,看那小猫咪可以支持多久。」的场语调轻柔,仿佛完全不觉得自己在威胁人。

「把猫咪老师放了!」夏目气极了自己的无能。

「可以。」的场爽快的回答引来夏目怀疑的目光,果然,他的后半句话就露出了真正的意图。

「拿友人帐来换。」

「不可能。」夏目的回答毫无回转余地,「外婆的遗物怎么能给你这种人!」

「好啊,那我们就就看这小猫咪可以支持多久。」的场的脸上有着残酷的笑容。

「你!」夏目气极了。

「啊,我用错东西威胁你了,毕竟妖怪怎么样都和我们无关,那我先把这烦人的妖怪送走,再和你详细谈吧。」话落,的场就想做解决猫咪老师的手势,却被夏目用力撞倒在地。

「住口!猫咪老师才不是东西!」

一向温和的淡色双眸染上怒意,闪动着眩目的光彩,望着那双眼睛,的场淡漠的脸上浮起一丝微不可见的惊讶。

「请放开他,的场。」

「名取?」转头向发声的人望去,的场很意外的看见了名取周一的身影。

趁着他这一瞬间的失神,夏目再次用力一撞,终于挣脱了的场的控制,跌跌撞撞的朝名取跑去。

「夏目,你没事吧?」名取急忙上前扶住夏目。

「名取先生。」夏目扑进名取怀中,神情中有掩不住的慌乱。

「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名取轻拍夏目的后背,安抚道。

「夏目,你怎么样!」另一边,猫咪老师在柊的帮助下也解决了的场的式神,急忙朝夏目扑去。

「我没事,倒是你怎么样?」夏目接住猫咪老师,仔细检查起了它的身体。

看着被一人一怪围在中间的少年,的场微微眯起眼,露出饶有兴趣的神情。

名取竟然会如此在意这个少年让的场感到很意外,在印象中,名取周一一直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他可以和所有人交朋友,但永远不会对任何人交心,像现在对一个人表现出如此强烈的关切,这是的场从未见过的。

不过……的场的唇角划出一个弧度,这个少年的确有趣。
「他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不要对他出手。」名取把夏目护在身后,保护的意思不言而欲。

「呵,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名取?」的场的笑容温和有礼,可口中的话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震了震。

「不,我只是在请求你。」名取知道和的场一门起冲突是不明智的选择,但是为了夏目,他不得不冒险。

的场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他没想到名取竟然会为了这么一个少年低头求他?越过名取,他别有深意的看了夏目好一会儿,久到让人心生不安,露出焦躁的表情,他才缓缓开口。

「这样吧,这次我就放过他,但他下次再单独被我遇,那就不要怪我对他下手了。」

「好,一言为定,但你也不要故意接近夏目。」名取滴水不漏的提防。

「呵,我像是这么有空的人吗?」的场似乎觉得很有趣,又笑了起来。

「那么告辞了。」名取拉着夏目就要离开。

「名取,既然是重要的东西就要保护好啊。」

身后传来的场别有深意的话语,夏目抬起头,看见名取不悦的微微眯了下眼,不懂他们之间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名取带夏目去一家小餐馆吃午饭。

「请给我三碗乌冬面。」卸下伪装,名取露出杀必死的笑容,瞬间闪了店内所有人的眼。

「名取先生,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在一张桌子前坐下,夏目努力忽略周围射来的视线,无奈的询问道。

「有吗?」名取把玩着手中的筷子,笑容始终保持不变。

「有,有啊。」夏目觉得自己眼睛都被闪疼了。

名取先生的心情一定非常非常的不好!夏目光从他那夸张的笑容上就能感受到恐怖的气息。

单手支着下巴,名取的笑容更闪亮了,「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会惹麻烦,夏目。」

「并不是我想的,啊,这么说也不对,这次似乎是我自己……」夏目开始心虚了,毕竟猫咪老师有告诫过他。

「嗯?是怎么样的呢?」名取身上散发的新型妖气有越来越强大的倾向,夏目注意到有几位小姐正在捧胸,似乎有些受不了快要晕倒了。

夏目苦着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瞥见猫咪老师正坐在一旁大吃特吃,完全不顾自己死活的样子,他觉得很恼火。

「猫咪老师,请不要只顾着吃东西!」

飞来的拳头打断了猫咪老师的进餐,抱着脑袋,猫咪老师觉得夏目最近的暴力倾向真的越来越严重了。

「夏目,拜托别人要拜托别人的样子。」猫咪老师抱怨。

「老师——」

「罗嗦,还不是你这小鬼心软,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去管妖怪的事情了吧,啧。」说到最后,猫咪老师的声音也大了,它可从来都没有受到过今天这种屈辱,竟然,竟然被一个人类给压制成这样!

被猫咪老师这么一吼,夏目愣了愣,最后垂下眼,什么话都没说。

「果然啊。」名取放下筷子,目光变得柔软,「夏目,你果然又管了闲事,我早就和你说过吧,你该在人类和妖怪之间做个选择,但我没想到你竟然选了妖怪。」

「不,并不是选了妖怪。」夏目喃喃着反驳,「只是觉得不能看着它们被这么伤害而已。」

「你始终太善良,夏目,善良虽然是你的优点,但同样也是你的缺点,的场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所以我希望你这次能停手。」

「我知道了。」迟疑片刻,夏目终于点头。

「这就对了。」名取伸手摸了摸夏目的头发,笑容变得柔和。



把夏目送回家,名取叮嘱了几句才目送着他离开,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名取的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

「你担心他?」柊偏着头问道。

「他的性格我们都知道。」名取笑了,「他是个好孩子。」

柊沉默着,算是认同了名取的话。

「总之,这段时间,你先留在他身边吧。」推了下镜框,名取最终决定让柊看着夏目。

「我知道了。」

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被其他人夺走的,绝对。名取望着夏目的家,暗暗发誓。



因为认为上次的事给名取惹了很多麻烦,所以这段时间,夏目一直很安分守己,不与妖怪接触,

说来也奇怪,这段时间来向夏目拿回名字的妖怪也少了许多,走在路上,往日总能见到的小妖怪,近日也不见踪影,不安的气氛笼罩在这个小镇的上空。

抬头望着阴沉的天空,夏目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玩够了的猫咪老师总算回到夏目身边。

「不,没什么。」夏目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对普通人来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所以,我也要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夏目暗暗告诫自己。

「奇怪的家伙。」不解夏目的举动,猫咪老师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路边的蝴蝶给吸引住,立刻追了上去。

「别走太远,我们等等就该回去了。」夏目喊了一声,在后面慢慢走着。

不过猫咪老师如果肯听夏目的话,那它就不是猫咪老师了,几分钟后,夏目头疼的发现自己已经找不到那肥胖的身影了。

啊啊,真是的,都说了别走太远了。抓了抓头发,夏目叹了口气,认命的开始寻找猫咪老师。

「猫咪老师,你在哪里?」

「猫咪老师?」

「猫……吓……」夏目突然停下脚步,目光落在地上。

那班驳的血迹,从树林里连绵不断的延伸至小道旁,夏目捂着嘴,慌乱的环顾四周,却没见到尸体或受伤的人,迟疑了一下,夏目顺着血迹走进了树林。

到底出什么事了?有什么人受伤了吗?夏目在一座破庙前停下,血迹应该是从里面延伸的出来的,望着那触手可及的门,夏目伸出手却没有推开。

夏目知道此刻最好的选择是离开,去警局报案。

突然,一双手从背后伸出,在夏目放声大叫的一瞬间捂住了他的嘴。

僵硬着转动脖子,夏目在看见柊熟悉的面具后,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快走。」柊轻声在夏目耳边低喃。

虽然不明白柊的意思,但夏目还是听话的起身准备离开,无奈刚才被吓得太厉害,在站起的一瞬间脚又软了,跌在地上的声响引起庙内人的注意。

「谁?」

夏目起身想逃走,无奈终究慢了一步。

门被从里推开,走出来的男人竟然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越过他的身影,夏目看见屋内的惨状,墙上、地上满是斑斑血迹,倒在地上的妖怪伤痕累累,不知是死是活。

太残忍了。瞪大眼,夏目满脸惊恐。

「哈。」的场发出愉快的笑声,「我们很有缘,似乎常见面呢。」

「快走。」柊拔出太刀挡在夏目身前。

「名取的式神?」的场举高手,?色的雾萦绕在他手边,属于的场的式神慢慢显形,「看来名取真的很喜欢你啊。」

话落,的场一挥手,式神朝柊扑去。

「小心!」夏目扑倒柊,然后一拳头揍上迎面扑来的式神。

的场挑高眉,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你可真是个宝呀,夏目,我想,我有些明白名取为什么这么在意你了。」

一拳竟然揍晕一个妖怪,的场想他或许都没这个能力。

柊想偷偷放出联络名取的纸人,却不料刚拿在手上纸人就突然烧了起来。

「你们应该要遵守规则。」的场笑得温和有礼,「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夏目走了。」

深色的瞳孔慑出的侵略光彩,夏目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

「快走,我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柊的声音带上一丝焦虑。

「可是……」

「他的目标是你,我不会有事的。」柊推了夏目一下,吼道:「快走!」

夏目咬咬牙,转头就跑。

「哦呀哦呀,添麻烦可不好。」的场的笑容蒙上冷意,柊感觉一寒,肩上就传来剧痛,惨叫一声,她被的场的式神压在地上。

「我不会杀你,但你需要受点教训。」留下这句话后,的场一刻也不多留,他要把夏目捉回来。

奔跑于树木之间,脚下踏过的枯叶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夏目一刻不停的奔跑,他要去找名取先生,只有他才能救柊。

咬紧唇,夏目不只一次的怨恨自己的无能,有着强大的灵力又如何,他连朋友都救不了!

?影带着寒意席卷而来,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人就被狠狠按倒在地,悲鸣从口中溢出。

「痛!」

「你跑得还真快。」的场迈着悠闲的步伐走到夏目面前,蹲下身子,他伸手抬起夏目的下巴,对上那双淡色的眸,他露出温和的笑容,「这次,总算被我抓住了。」

夏目只觉得肚子上一疼,意识溃散。



当名取看见满身是伤的柊,就知道夏目出事了,连外套也顾不上穿,名取急急忙忙的冲出屋子。

「好久不见了,名取少爷。」站在屋外的七濑笑着问候道。

「不知七濑女士有什么事?」名取完全没心思和七濑纠缠。

七濑笑容可掬的看着眼前这个失了风度,连脸上一直挂着的虚假笑容也不见了的名取,暗暗惊讶那个少年对他的影响之大。

但她毕竟是的场的得力助手,心中所思,脸上丝毫不露,那和善的笑容仿佛永远也摘不掉的面具。

「老大要我来传句话,希望名取少爷不要忘了约定。」

名取的身形微微一颤动,但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笑道:「麻烦七濑女士带我去见你们老大。」

「见了又如何?老大这次是铁了心要那孩子,你去了也于事无补。」

「那也得去。」名取脱下眼镜,眼露强硬之势。

「呵呵,好勇气,那名取少爷是打定主意和的场一门为敌了?」

「带我去见你们老大。」名取自然不会傻得现在就说出为敌的话,在事情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像他们这种人都不会把话说死了。

呵,我还真是个狡猾的男人。名取微微苦笑,所以他才会对夏目这么执着,那个孩子,和从前的他太像了,但不同的是,他依旧能保持那份美好,所以名取想守护住他,一直一直……

「名取少爷,你果然变了,虽然上次就有察觉,不过这次能肯定了,好吧,我带你过去。」七濑做了个请的手势。

名取没有任何迟疑就跟上。



的场低头看着躺在他大腿上的少年,修长的手指慢慢梳理着少年淡色的头发,似乎恋上了那柔软的触感。

少年睡得很沉,安静的脸显得格外的秀丽,和同年龄的人比起来,这个孩子长得太过美丽。

美丽的,强大的,继承了夏目铃子血脉的孩子,如此引人注目。

「真想把你藏起来,只有我一个人能看。」的场低语轻喃。

你的力量,你的人,你的一切,我都想要。

纸门被轻轻的拉开一条缝,七濑的身影出现在的场面前,看见房间内的景象,她微微一愣,直到的场不耐的目光射向她后,才回过神,按耐下心中的疑惑,敬职的禀告道:「名取少爷来了。」

「呵,果然来了。」的场小心的把夏目抱到软铺上去,留了个式神在这里看着他,随即起身走出房间。



「好久不见,名取。」的场在名去面前落坐。

真希望永远都能不见。名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抬起头看向的场时,那温和的笑容就已浮在他脸上,「是啊,好久不见。」

「我想你应该还记得那个约定吧?」

「当然记得。」名取的回答有些不甘,可以的话,他真希望能不记得,就因为那该死的约定,他现在完全没有立场要回夏目。

「呵,你今天很反常啊,名取,这么喜欢那孩子吗?」的场扬起嘲讽的笑。

「没人在见到那孩子后会不喜欢他,当然,我是希望你不要喜欢上他。」名取推了下眼镜,镜片折射出的反光掩住了他的思绪。

「说的也是。」的场暧昧不明的回了一句,一向锐利的眸有一瞬间的温和,随即又恢复往日的冷静,「那么我们来谈谈吧。」

「请说。」

「我不可能把这孩子一直关着,毕竟他是人类,失踪的话还是挺麻烦的,如果可以,我希望你管管他,不要总来防碍我。」

「那可能很难,因为你做了他讨厌的事。」

「也是,我忘了他是个喜欢妖怪的孩子,真是个奇怪的孩子。」

「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善良的孩子。」

「好吧,一直被他追着似乎也不错,省去了我找他的麻烦。」的场很快就改变了主意,「你可以把他带走,但我希望你不要总来防碍我们见面。」

「这似乎也很难,因为我不会看着这孩子被你伤害。」
「伤害?不不不,我不会伤害他,毕竟我还是很喜欢他的。」的场笑着保证。

名取不答话,显然他并不相信这个男人的保证。

「我想,你没有选择吧,名取。」的场的耐心似乎用完,他已经不想继续这场谈话了。

「我,明白了。」形势比人强,名取只能无奈接受。

「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带那孩子出来。」

的场回到房间时,夏目已经醒了,正与他的式神大眼瞪小眼,听见开门声,立刻望了过来。

「别这样看我,我并不打算做什么。」的场不喜欢那双淡色的眸看向他时总带着戒备。

「你把我带到这里想干嘛?」夏目并没有因为他这一句话就放下戒心。

「名取来接你了。」

夏目因这句话而露出欣喜的神色,让的场感很不愉快。

就这么高兴吗?因为能离开,还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场心思一转动,走到了夏目面前。

「干什么?」夏目不解的看着男人抓起他的手臂。

「别怕。」

夏目还不解这句话的含义就感觉手臂一疼,一条细长且深的伤口就这么出现在白皙的肌肤上,红色的血婉转滴落,全被接进了一个小碟碗中。

的场放下刀,拿起绷带慢慢为夏目包扎伤口。

「疼吗?」在包扎的同时的场还时而按着那个伤口,似乎要夏目感受到这份疼痛。

紧皱着眉,夏目不语。

「记得这份疼痛,这是我给你的。」的场温和的笑了起来,?玉般的眼紧紧盯着夏目,「当这个伤口愈合之时,就是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我不会让这个伤口消失的,所以你要习惯这份疼痛,也要习惯我的存在。」

明明是炎夏,夏目却感觉止不住的寒意向他侵袭。

这个男人,真的很危险。

「走吧,我带你去见名取。」牵起夏目的手,的场自然不会忽略他对他的抗拒,但是没关系,这个孩子迟早会习惯,他的存在会像毒一样侵蚀到他的生活中去,一直,一直……







FREE TALK


嘛,各位买本的亲好~~~很感谢各位把这本本子抱回家
虽然是突发本,但执笔阵容也很强大哟,文笔越来越棒的小女仆白色苜蓿,一直都是最棒的娘子醉琉璃,还有文风充满灵性的秋水露,大家的文都好棒!把本子买回家的各位绝对是买到了超值的东西哟!(当然,我的那部分就可以忽略了,心虚)
所谓的突发本就是对漫画人物满满的爱,夏目不用说,我一看漫画就被他迷的死去活来,的场BOSS是我最近的新欢,明明他刚出场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喜欢他(那时我爱的是名取),结果在勾引娘子的时候把自己搭进去了,造成今日被BOSS迷得死去活来的惨状|||
的场就是漫画里最新连载出现的人物哦,欢迎大家快去看,快去被BOSS谋杀,和我一起堕入地狱吧,流泪
最后说个小插花XD

本子的取名过程也异常艰辛,各种奇怪的名字都曾出现过,刚开始我和小女仆说要取名叫《夏目后攻帐》结果被她PASS,然后小女仆要求叫《友人帐》被我吐嘈没创意又PASS,跑去问娘子,娘子更赞,说就叫《夏目友人帐》,娘子,即使我再爱你,我也要吐嘈你= =+
在听说我曾经想过的名字后,她要求本子叫《爱的友人帐》,于是我决定忽略娘子,跑去问露,结果名字变成《夏目压倒帐》
我怒了,一个两个怎么都这么糟糕啊!(你最没资格说,第一个取糟糕名字的人就是你)
最后还是靠废材月月我决定把本子的名字定为《恋夏》,大家有觉得不满意的也不要抱怨了,我想不出了,滚走


嘛嘛,最后~~~十分感谢各位的支持!祝阅读愉快!


月光物语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管理人介紹

管理人:月光物語、月夜暮华


◆商业志

耽美
【銘顯出版社】《吸血迷情》

轻小说
【典藏阁】《风水》1-4完

言情
【龙马出版社】《黑猫,偷了心》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06/22 Foo]
[05/19 淘亞]
[03/21 coal]
[02/04 月光物语]
[02/03 懸]
[01/03 zanzou]
[11/12 米尔君]
[11/06 月光物语]

留言板


微博

RSS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魔女的糖果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