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魔女的糖果屋

个人志宣传地

2017/11    1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铿!球棒打击的声音清脆地在草地上响起。

戴着棒球手套、担任外野手的夏目仰起头,想要看清楚棒球的路线然而九月的阳光却刺得他张不开眼,只能凭着划过眼前的模糊?影,下意识地顺着那道弧线追了过去。

「喔喔!夏目,你就放弃吧,那可是全垒打喔!」

「哪里是全垒打!夏目,快点追!一定要触杀这个大放厥词的家伙!」

听着同学们此起彼落的争辩声,夏目叹了口气,认命地加大步伐追了上去。

那小小的球状物在划出了一个漂亮的拋物线之后,便垂直落了下来。

夏目正想弯下身,将那颗棒球拾起;然而,或许是草地隐藏着让人难以发觉的倾斜,也或许是棒球落地的后劲力道太强,因此夏目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棒球迅速滚离了他的视线范围,顺着草地,一路滚进前方的灌木丛。

夏目挠挠了头发,回头看了眼正在关注棒球状态的同学,最后叹出第二口气,弯下身子,顺着棒球滚动的路线钻进灌木丛里。

宽长的叶子扎在身上,刺得手臂痒痒的,夏目一边爬行一边摸索着身下的草地,想要尽快找到棒球,从这座灌木丛里爬出来。

指尖突地传来硬硬的触感,夏目反射性地一抓,将东西凑到眼前,这才看清楚落在掌心里的正是沾满尘土的棒球。

「原来跑到这里来了……」松了口气的夏目一手抓着棒球,一手则拨开头上的叶片,从灌木丛里钻了起来。

哗啦一声,叶片摩擦衣服的声音清晰地回响在耳边,夏目一边拍掉沾在脖子与头发上的叶子,一边打量着周围环境。没想到刚一抬眼,却对上一双?得发亮的圆眸。

「哥哥,你是谁?」

稚嫩的童音响了起来,语调软软的,彷佛棉花糖的感觉。

从夏目的角度看过去,在眼前几步远的大树下绑着一座秋千,一名留着市松娃娃发型的小女孩坐在上头,圆滚滚的眸子正紧紧地瞅着他不放。

「为什么会跑进来我们家后院呢?」

小女孩歪着头,?色的小洋装将她的肤色衬托得越加苍白,白得几乎可以看得到皮肤底下的血管。

夏目有些尴尬,他伸出被抓在掌心里的棒球。「不好意思,我们的棒球刚刚滚到这边。」

「朱槿也有球球喔。」小女孩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她将放在膝盖上的红色小皮球捧起。「哥哥,我们一起来玩球好不好?」

看着小女孩献宝似的可爱举动,夏目忍不住微微一笑。他走出灌木丛,来到小女孩所坐着的秋千前面,蹲下身体,让自己的身高可以和小女孩平视。

「今天没有办法喔,下次哥哥再陪妳一起玩球好不好?」

「下一次是多久呢?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

小女孩眨巴着?色眼睛,充满期待地问道。

「明天下午好不好?我放学后就来陪妳玩。」

听着小女孩故作老气横秋的询问方式,夏目的嘴角轻扬,不禁觉得眼前的孩子十分可爱。

「嗯嗯,我们打勾勾。」

小女孩伸出短短的手指,和夏目的姆指印在一块,随即欢呼一声。

「这样哥哥就跟朱槿做了约定,不可以失约喔。」

看着小女孩因为兴奋而泛起红潮的脸颊,夏目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

「大哥哥明天再来找妳,妳要乖乖的,不可以随便乱跑。」

「嗯!朱槿很乖!」小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朱槿一直都待在院子里,没有乱跑。」

夏目笑笑地收回手,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到同学们的叫唤隐隐约约传了过来。

「……夏目……喂,夏目……」

「不好意思喔,朱槿。我有事要先走,明天我再来找妳。」

「好,哥哥再见。」

一双深?色的大眼睛虽然浮现不舍,但小女孩还是对着他挥了挥手,目送着那细瘦的身影逐渐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随着夏目的背影越来越淡,小女孩从秋千跳了下来,抱着小皮球,啪哒啪哒地跑进屋里,院子里只剩下木头搭成的秋千在微微晃动着而已。



九月的白天很热,但是夜晚却凉爽不少。坐在榻榻米上的夏目翻着手里的书,淡色的眼睛微微瞇起,被晚风熏得昏昏欲睡。

碰咚!带着笨重感的声音忽地从屋顶上响起,夏目懒洋洋地掀了一下眼,随即毫不在乎的收回视线,继续盯着手里的书发呆。

「姆,喝得真痛快。夏目这个笨蛋真可怜,没办法体会到酒的美好。」

「呵呵,斑大人。夏目还没成年,不能喝酒啊。」

夏目的眉头拧起了细微的弧度,虽然视线盯着印满铅文字的书页,但是脑海里已经在思考要不要干脆把窗户关起来。他可不想让一只醉醺醺的招财猫进到房间来。

「喂,夏目!快点开窗,我回来了!」

「哎呀,斑大人。您似乎醉了,窗户并没有关上喔。」

妩媚的女声从窗外飘了进来,带着吃吃的笑意。

「嗝,是这样吗那?我就不送妳了。」

从外边一跃而进的白色招财猫落在桌上,朝着外头摆了摆短短的前肢。

「晚安啰,斑大人、夏目。」

美丽的脸庞探了一半进来,对着夏目弯出一抹妩媚的笑。

「晚安,红蜂。」

夏目阖起书本,回以美丽的女子一个微笑。但是当焦距落在那只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招材猫上头时,笑容顿时敛起,没好气地挑高眉。

「猫咪老师,你全身都是酒味,臭死了,去洗个澡啦。」

夏目一手摀住鼻子,一手拎起猫咪老师,准备把牠扔到走廊上。

「夏目,你这个狂妄的家伙,竟然敢命令我去洗澡?」

猫咪老师不满地嚷道,但随即牠像是发现什么味道,对着周边嗅了嗅。

「姆,有奇怪的味道。」

「是你的酒臭味吧。」夏目毫不留情地吐槽。

「你以为我会连区区的酒味都分不出来吗?笨蛋夏目。」

猫咪老师瞇起眼睛,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忽地使劲向起一跃,挣开了两根手指的束缚,朝着少年的脸孔扑了过去。

「哇啊!猫咪老师,你在干什么──」

看到一只充满酒臭味的招财猫向自己扑来,夏目反射性地向后仰,结果一个重心不稳,狼狈地摔在榻榻米上,后脑勺发出了叩的一声,疼得他哀号出声。

下一秒,猫咪老师从上方轻巧跃下,四脚朝地的落在夏目的脸上。

「唔嗯,果然是你身上的味道。」

看着顶着圆滚滚肚皮的猫咪老师踩着自己的脸,而且是毫不客气的边踩边嗅着味道,夏目觉得自己的理智线正处于断掉的边缘。

「你这个笨蛋一定又招惹了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味道,哈、哈啾……」

猫咪老师说着说着,忽地打了一个喷嚏。

被喷了一脸口水的夏目听到理智线瞬间断裂的声音,他捏紧右拳,一记拳头重重地落在猫咪老师的头上。

「你这个酒鬼,还不快点从我的脸上滚开!」

愤怒的大喊划破夜空,不时还伴随着属于野兽的低声吼叫,但是嘈杂的声音很快就归为了平静,只剩下挨了第二记铁拳的招材猫发出不成调的哀号声。



浓稠的黛蓝色铺满了整片天空,悬挂在上的月牙彷佛一道割破夜色的印记,散着昏黄的光芒,在草地上拉出了淡淡的虚影。

被绑在树枝下的秋千晃呀晃的,两只白色的小脚悬空地踢动着,带起了细碎的咯咯笑声。

「妈妈,妈妈,跟妳说喔,朱槿今天遇到了一个大哥哥。他的身上有一种好甜好香的味道,就跟朱槿的哥哥一样,朱槿好喜欢那种味道。」

「……」

「嘻嘻,大哥哥说他明天会过来,到时候朱槿再把他介绍给妈妈。」

「……」

「妈妈,妳怎么都不说话?那,朱槿唱歌给妳听好不好?」

童稚的声音轻轻地回荡,在夜色里溅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笼目笼目,笼中的鸟儿,什么时候飞出来?
即将天亮的夜里,鹤与乌龟跌倒了,
在后面的那个人是谁?



隔天放学后,当下课钟声响起的同时,夏目收回对着天空发呆的视线,拎起书包和同班同学互道再见,就踩着悠悠闲闲的步伐向校门口走去。

眼见大门距离自己只剩下几步远的时候,夏目的眼底忽地映入了一群聚集在门口的学生,一阵阵带着兴奋感的窃窃私语,窸窸窣窣的响起。

似曾相识的情况让夏目的心底涌起不祥的预感,前进的脚步一滞,他想也不想地脚跟一转,准备从后门悄悄离开。

「夏目,原来你在这里。」

悦耳带笑的嗓音滑过耳边,夏目盯着地面的视线顿时看见一道影子出现在自己周边。

23545;方强烈的存在感让夏目没有办法视而不见,他抬起头,认命地打了声招呼。

「你好,名取先生。」

尽管男人戴着宽边帽又挂了副眼镜,但是独特的气质却仍旧让经过他身旁的学生停下脚步,忍不住多看一眼。

「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男人俯下身子,对着夏目微微一笑,眼角透出的艳丽让人呼吸几乎一窒。然而落在夏目的眼里,却如同最新型态的妖气一般,让他不由得退了一步。

「不好意思,名取先生,我和人有约了。」

面对男人亲切温和的笑,夏目挠了挠头发,老实告知了今天的行程。

「是田沼同学吗?」

「不是。」夏目摇摇头。「是我昨天认识的小女孩。」

「原来夏目喜欢年纪小的啊?」

名取的眼底滑过一抹调侃,立即换来少年没好气的一眼。

「名取先生,请不要乱开玩笑。」

「抱歉抱歉,我没有那个意思。」

名取微笑地揉了揉夏目的头发,指腹处传来柔软的触感,然而下一秒,那双端正的眉毛却拧了起来,悦耳的嗓音透出疑惑。

「夏目,你身上是沾到了什么吗?好像有一股味道。」

「咦?」

夏目一愣,下意识地嗅了嗅自己的衣服。

「没有什么味道啊……真是奇怪,名取先生怎么跟猫咪老师说出一样的话……不过那家伙昨晚喝醉了,醉鬼的话实在没什么可信度。」

「是吗?连小玉都这样说了。」

完全无视猫咪老师的意愿,名取擅自决定了对方的名字。他若有所思地瞇细了眼,但随即又松开了拧起的眉毛,英俊的脸孔重新挂上笑意。

「夏目,我陪你一块过去。」

「不用这么麻烦吧,名取先生,你应该有工作要忙。」

夏目想也不想地就要推拒。

「那些都完成了,何况我晚上的行程,就是预定约你一起出来吃饭。」

「不要擅自决定别人的行程!」

夏目递去一记不满的眼神。

「哪,夏目,我们先去找你那位小朋友,然后再一起吃晚餐吧。」

名取自然而然地牵起夏目的手,笑容满面地回过头。「往哪边走?」

……重点还是在吃晚餐吗?

夏目垮下肩膀,已经放弃了反驳的念头,空出的另一只手随意地指了个方向,只想让自己?紧离开学校,其它学生的好奇眼神已经扎得他很不自在了。



依照着昨天下午的记忆,夏目领着男人越过了草地,来到了那一座茂盛的灌木丛前。这个时候,已经趋近黄昏带着镀金般色泽的阳光斜斜射入,一瞬间不禁让人被朦胧的色彩晃花了眼。

从这个角度看进去,夏目只能隐约地看到房子的一角与半截大树,昨天他就是与那名穿着?洋装的小女孩在树前交谈。

「是这里吗?」

名取抬起手遮在额前,藉以挡住昏黄的光线,让自己得以看清建筑物的全貌。

「不过从这里钻进去……好像不太礼貌。」

夏目烦恼地弯起眉。

「那就从大门吧。」

名取微微一笑,在夏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牵着他的手,顺着灌木丛延伸的方向前进。没多久,两人就来到了一扇紧闭的红漆大门前。

从正面看去,被绿色灌木所包围的白色建筑物充满着西式风格,不禁让人联想到童话故事里的小屋。

夏目踌躇地看着电铃,手指伸了出去却又缩了回来。

少年犹豫不决的动作落在名取眼里,他忍不住扬了扬嘴角。

「怎么了,为什么不按下去?不是要找那位小朋友吗?」

「唔,我还是从灌木丛钻进去好了……」

一想到开门的可能是朱槿的父母,夏目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跟对方解释他上门的原因。

「被逮到的话更糟糕喔。」

名取轻轻笑着,在少年想要举步离开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腕。

夏目的身子一顿,淡色的眼睛里浮现苦恼。他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最后终于下定决心的伸出手,准备朝着电铃按下。

「哎呀,你们是来找田中先生的吗?」

一道陌生的嗓音忽地响起,夏目转过头,看见一名妇人站在不远处,正对着他们投以询问的目光。

夏目正想开口,名取悦耳的声音却比他快了一步扬起。被握着的那只手紧了紧,示意他暂时别说话。

「我们是田中先生的朋友,这次特地来找他的。」

「这个时间点可能不太适合喔。」

妇人露出了伤脑筋的表情,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田中先生最近的心情不太好。」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听说啊,他的儿子离家出走了……」

妇人看着那扇紧闭的红漆大门,压低声音说道。

「田中先生就这么一个儿子,自从他离家出走后,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可能是身体不好,最近也都没有看到他出门了。」

「他们家没有女儿吗?」

听见这句话的夏目一呆,反射性地脱口问出。

「没有没有。」

妇人摇了摇手,随即视线移向戴着宽边帽的高挑男人。

「先生,你看起来……有点眼熟呢,好像在哪里看过一样。」

「我朋友都说我长得像名取周一。」

男人脸不红气不喘的扯谎,彷佛没有看到夏目投来的质疑眼神。

「对了,就是他,真的是越看越像呢。」妇人忍不住又多瞧了几眼。「没想到田中先生竟然有这么英俊的朋友。」

「谢谢夸奖。」

名取露出微笑,顿时让妇人一瞬间红了脸,围着他又继续寒喧了几句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目送着妇人的背影消失在巷角处,名取敛起笑容,英俊的脸孔在转向夏目时浮现严肃。

「夏目,你昨天遇到那位小女孩的时候,有跟她说过哪些话?或是答应什么事情?」

「哪些话?」夏目蹙起眉毛想了想。「我答应朱槿今天要来陪她玩。」

「难怪……」

名取吐出了两个字之后就沉默不语,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名取先生,你觉得朱槿她……不是人类吗?」

虽然是迟疑的询问句,但是从妇人方才的那番话判断,夏目已经清楚,答案除了肯定之外,不会再有其余的回复。

「我们先进去再说吧。」

名取抓紧夏目的手掌,细长的眼充满凌厉,瞬也不瞬地注视着缓缓开启的红漆大门。



被黄昏所笼罩的建筑物很安静,静得彷佛没有任何人存在一般。

夏目一踏上玄关,映入眼帘的是古意盎然的构造,原木色调的布置,再加上整齐又不死板的家具摆设,看得出来屋主的用心设计。

挑高的室内特意安装了好几扇窗户,镀金色泽的光线从上方落下,在地面形成漂亮的图腾样式。

然而这座漂亮的客厅,此刻却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腐臭味。一瞬间被味道呛到的夏目闷哼一声,连忙摀住口鼻,不祥的预感就像是泡泡一般,不断从心底冒出。

啪哒啪哒的脚步声忽地从上方传来,伴随着童稚的歌声。

笼目笼目,笼中的鸟儿,什么时候飞出来?

即将天亮的夜里,鹤与乌龟跌倒了,

在后面的那个人是谁?

稚嫩的歌声顺着二楼的长廊一路沿窜,由远而近,最后来到了楼梯口的位置。

夏目细瘦的肩膀绷得紧紧的,视线僵硬地移动着,他看见一抹娇小的身影站在楼梯上。?色的洋装搭着苍白的肤色,衬得小女孩如同一尊洋娃娃般精致。

「大哥哥,你终于来了,朱槿一直在等你喔!」

小女孩抱着红色的小皮球,露出甜甜的笑。但是当圆?的眼睛对上名取的时候,可爱的小脸忽地扭曲了表情,两道眉毛不高兴地扬得高高的。

「为什么要带别人过来呢?朱槿讨厌那个人的味道。」

「是吗?我倒是觉得,妳身上的尸臭味更加让人厌恶呢。」

名取微微一笑,然而眼睛里却没有丝毫温度。

「讨厌,讨厌!朱槿最讨厌你这种人了!」

小女孩愤怒地拔高童音,用力地将手里的红色皮球朝着一楼的地面丢去。
「夏目,不要看!」

名取的声音厉了几个音阶。

鲜红的球滚呀滚,发出了如同重物落地的不舒服声音,一路滚到了夏目的眼前,映在那双淡色的眼睛里。

那并不是什么红色的皮球,而是一颗沾满干涸血渍的女性头颅。

夏目的胃在翻腾,他捂住嘴巴,身体就像是瞬间被抽走力气,几乎要站不住脚了。

「柊,把夏目带出去。」

名取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悦耳,但是却带着不容反抗的严厉感。

戴着独眼面具的女性妖怪随着命令落下,迅速地出现在夏目身边。

「名取先生……」

被架住身体的夏目想要挣扎,却还是敌不过柊的力量,一步步被拉向了门口。

「听话,夏目。」名取转过头,对着少年露出微笑。「我很快就会出去找你的。」

夏目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两扇木门却砰的一声关起,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名取和穿着?洋装的小女孩。

「先把你这个讨厌的家伙解决,朱槿再把大哥哥带回来!」

小女孩狰狞着表情,五根细白的手指化成尖爪。

「原来我们想的都一样啊,朱槿小妹妹。」

名取瞇起眼睛,注视着站在楼梯上的小女孩,如夜色般柔软的中低音响起。

「或许,我该称呼妳另一个名字……食人鬼。」

小女孩咧开嘴巴,露出了尖利的獠牙,?色的大眼睛瞬间变得如鲜血般浓稠。

「吃掉三个人也就算了,偏偏妳却把主意动到夏目头上。」

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动,数张符咒顿时化做结界,将小女孩困在里头。

「哪,现在就让我们看看,谁可以踏出这栋屋子?」

名取的嘴角缓缓扯出一抹微笑,那漫不经心的口吻就彷佛今天天气很好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昏黄的天空逐渐转成暗蓝色,夏目咬着嘴唇站在紧闭的大门前,房子里听不到任何声音,安静得让人心惊胆跳。

「冷静一点。」

背着太刀的女性妖怪淡淡开口。

「可是,名取先生他……」

夏目看了眼大门,又看向戴着独眼面具的柊,好几次想要闯进去,却被对方的太刀栏了下来。

「我怎么了?」

悦耳的男中音忽地伴随着嘎吱的开门声响起,夏目连忙回过头,看见了从屋里踏出的高挑身影。

「名取先生,你没事吧?」

夏目急急忙忙地跑上前,淡色的眼睛写满担忧。

注视着少年毫不掩饰的关怀神情,名取的眼角滑过一抹柔软,他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微微一笑。

「如果我说没事的话,你是不是就愿意陪我去吃晚餐呢?」

夏目没辄的叹了口气,最后认命的垮下肩膀。

「是是是,我陪你总行了吧。」






FREE TALK

唔啊啊啊〜其实我最不会写FREE TALK的,有时候正文比FREE TALK还好写啊……但是为了月月,还是咬牙给它写了!
那么,这次一样很荣幸让月月找来帮夏目本插个小花。据说一开始我说要写的是猫咪老师,但是交出来的东西却完全变成名取先生大出风头了 囧
我要澄清一下,这绝对不是因为我忘记猫咪老师的缘故。而是名取先生偷偷将猫咪老师捆了,然后扔到旁边去,自己窜位当上男主角。所以绝对不是我的错(正色(巴)
当大家翻到这一页可有可无的FREE TALK时,(相信我,重点是在月月的文和她家女仆的文上)很高兴大家能有耐性将我写的诡异内容啃食完毕。
咳,如果看不懂的话……这篇的简单大意就是:食人鬼偷偷潜进田中先生家,然后把人全部吃光光,再然后名取先生PK掉了食人鬼,以上(喂)

最后当然是一样要大喊:夏目本大卖啦!


醉琉璃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管理人介紹

管理人:月光物語、月夜暮华


◆商业志

耽美
【銘顯出版社】《吸血迷情》

轻小说
【典藏阁】《风水》1-4完

言情
【龙马出版社】《黑猫,偷了心》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06/22 Foo]
[05/19 淘亞]
[03/21 coal]
[02/04 月光物语]
[02/03 懸]
[01/03 zanzou]
[11/12 米尔君]
[11/06 月光物语]

留言板


微博

RSS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魔女的糖果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