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魔女的糖果屋

个人志宣传地

2017/12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任何事物,不是因为是真的才会相信,而是因为相信才会变成真的。
所以,只要世界上有一个人相信,那么妖怪就是存在着的吧。


A

「诶,社…团…?」微风从窗外吹拂起浅淡的发丝,夏目趴在课桌上,半昏睡的状态让脑袋有些迷糊,撑起手肘揉了揉眼,同班友人熟悉的面容在眼前放大,印在琥珀色的瞳里,形成一张期待而欣喜的笑脸。

「是啊,什么嘛夏目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吗?」

「每个学生都规定要在学校里参加一个社团一个社团喔——夏目你要选哪个?」

……社团么…

(夏目同学,非常抱歉你还是选择其他的社团吧。)

(抱歉,同学们说是不想和说谎的人待在一起。)

(听说你经常会看到那种奇怪的东西?这个样子的话会给我们社团带来麻烦的。)

他一直都很想和同年龄的孩子们一起啊,从小的时候就是那样。

只是…从来都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玩罢了。

遥远的记忆夹杂在欢悦的话语声里,宛似在平静的水面迁起一波一波的涟漪,细小的石粒落了下去,沉到深不见底的水底。

夏目静静地垂下纤长的眼睫,微微叹了口气道,「还是算了吧,我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

「咦!!不会吧,一样都不喜欢吗?」少年发出诧异的叫喊,眼里闪过失望的表情,夏目尴尬地轻应了声,把脸转到一边,含糊地点了点头,「嗯,没有想参加的。」

「不是这样吧——我还想和夏目参加同一个社团呢!」

「我也是…夏目你再想想吧,反正要到下个星期才决定。」

「我…」

「夏目同学要参加写生部。」异常肯定的声调传来,夏目惊讶地抬起头,世田笑吟吟地将社团的申请表在他的眼前挥动了几下,参与学生一栏里赫然写着夏目贵志四个字,少女狡捷地眨眨眼,像是在说我明白你在想些什么。

「没错吧,夏目同学,写生部的话,一班的田沼同学也有参加喔,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等、等下!我没有说要参加啊?!」这个申请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根本就完全没有填过!焦急地站起身想要把东西从少女的手里夺回来,夏目看着女孩子轻松地在桌椅里来回走动,一边毫不在意地闪躲一边得意地举着申请表左右轻晃,只能无奈地耷下肩膀,「…是是,我参加可以了吧。」

「呵呵,这才对嘛。那么……你们也要参加吗?这可是有夏目同学参加的写生部喔。」

「要!我决定要参加!」

「…我说你们两个…」

扬起唇角,怎么看都像是阴谋得逞的笑颜在刚说完后一秒便收到了两个少年坚定的答复,世田动了动唇,向着吐出夏目无声的道谢。

似乎对这个任性的班长总是没辙,夏目勾起淡淡的苦笑,无可奈何地坐回自己的位置,曲起的手背抵住下巴,往窗外看去,一两只有着熟悉面容的妖怪似乎正在操场上和自己摇扇挥手。

写生部么…

田沼也有参加啊…

或许,也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B

「所以说,其实你是被骗进来的咯?」最后一排的座位因车尾的位置和不平的地面而剧烈颤动,田沼低声笑道,?曜石般的眼瞳被略长的刘海微微遮住了些许光芒。

「是啊,真搞不懂她在想什么…」竟然还要特地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写生……拉下帽檐,夏目迷糊地咕哝,摇晃的车厢让身体感到不适,他往靠里的座位里缩了缩,半眯的眼里掠过带着反光的沿途景色,一排排苍绿的树木快速地向后移动,细长的睫毛在眼皮底下沉下明暗不清的阴影。

是他的错觉吗?这条路似乎有些熟悉。

好像是…

「大概只是…不算坏心的麻烦吧。」田沼平静地说,黛?的瞳顺着褐发人所专注的方向越过了玻璃窗外。

「呐,田沼…」

「怎么了?」

「你有没有这条路很眼熟?」虽然只是换了几个方向转弯,不过…

「阿……这是…」注视着从眼前迅速闪逝的景致,田沼在看到一处标志时突然略瞠圆了些瞳,他想起了那个圆鼓鼓的眼底蕴涵着纯粹依赖的小动物,夏日里印象最深的烟花祭在脑海里在刹那间翻了出来。

田沼微笑地侧过脸,对上了同样对他露出了然笑容的夏目。

「小狐狸。」

异口同声,然后,两人听到了彼此间温和的轻笑声。



C

在这个森林里,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鲶鱼聚集的地方、通草生长的山谷、有野草莓的丛林、莲花花田、夏天的时候采蘑?的地方…这一切、都是妈妈交给我的,我最喜欢的森林。

但是…这个森林里…如果有夏目在…就好了。



浅蓝的天,浅白的云,浅淡的风,或浓或淡的浅麦色在夏风拂荡的森林中流淌晕染,小狐狸仰躺在柔软的绿色草坪,雪白的帽子抱在胸口,像麦穗一般的尾巴随着微风的吹拂不时地轻轻挥动,唇边似是满足的微笑淬着令人暖洋洋的纯净。

…不知道夏目怎么样了呢…离上次的烟花祭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

夏目……好想夏目。

小小的失落浮上栗棕的圆眼,小狐狸用力摇了摇脑袋,捏紧了手里最喜欢的帽子。

啊啊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不是才见过夏目吗?

夏目…夏目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能、不能给夏目带来麻烦…

头顶扬起夹杂着青草香味的风,帽子被吹得鼓鼓的,发出呼哧呼哧的拍打声,吸了吸鼻子,小狐狸鼓起腮颊握紧拳头,轻喝了两声给自己打气,忽然间,灵敏的鼻子钻进一阵熟悉的气息,越来越近。

小狐狸惊讶地睁圆眼,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欣喜,忍不住抱着帽子在原地转了一大圈。

…夏目…是夏目的味道…!

「夏目来了!」妈妈,夏目来看我了!



D

斑驳的树影打在少年浅褐的发丝间,只是那样看着就可以感觉的到是很柔软的颜色,田沼走在夏目的身后,?曜石般沉静的眸子里像是有精灵扑闪着一双薄金的翅膀,形成明亮的清丽色泽。

「田沼,累了吗?」转过身,光洁的面颊覆上一层朦胧的斑驳疏影,细长的瞳孔里似是闪耀着一股不真实的暖光,田沼倏然觉得一阵失神。

「田沼?」

「…阿,没什么。」抬起手,略微撩开过长的?色刘海,田沼笑得有些恍惚。

「对了夏目,你这次没带楞太出来?」那只猫咪看起来很粘夏目啊。

「你说喵老师?」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夏目忍不住笑出声,「你还真叫他楞太啊……」要是被喵老师知道一定会气得冒烟吧。

「老师大概跑去喝酒了吧,这里我们以前有来过。」

愕然地睁圆了些瞳,田沼对少年自然而然地说出猫咪喝酒这回事显得有点无法适应。

是因为和妖怪太亲近的关系吗?

不知不觉就用起了像对待人类一样的语词。

「怎么了?」好奇怪啊,田沼今天一直都有发呆。不自禁露出担忧的神色,夏目微拧起秀气的眉,停下了脚步,「如果累了的话我们先休息会吧,我记得小狐狸住的地方还要再里面些。」

「没有,我不是累。」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脑,田沼一边向前走着一边拍了拍夏目的肩膀,「只是有点吃惊,猫咪喝酒什么的…」

「阿这个啊…喵老师不止是喝酒,要求还很高呢,就连馒头也只吃七屋的,还有……」苦笑着一一细数,口吻里并没有烦恼的意味,田沼注视着夏目埋怨叨念、开开合合的唇,脸上的表情柔软而生动,没有了以往在人前的疏离虚幻。

「夏目果然还是和妖怪亲近呢。」和自己不一样啊。

「咦?」突然停下了抱怨,对方语调里的怅然夹杂着不容忽视的淡淡寂寥,胸口蓦然地一阵抽紧,紧张的无措让少年琥珀色的瞳变得慌张起来。

「那、那是因为…」一时无言。夏目恍然处在原地。

他能说什么呢?他所见到的,不止是阴影和气息…而是一个个完整得、围绕在他身边会和他说话会给他带了各种情绪的妖怪。

……奇怪么…这个样子,会让田沼觉得奇怪么…

和妖怪亲近什么的,怎么看都会让人觉得恶心吧。

垂下细长的眼睫,遮盖住了眼底似有似无的苦涩。

「因为妖怪喜欢你呀。」

「我的话,说不定只会招来妖怪的恶意吧,哎……」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带了点自嘲的轻松意味,夏目怔楞地望着田沼笑着举起右手往后指去的方向,熟悉的身影朝他飞快跑来。

「……田沼…」

「嗯,什么?」

没有恶意的目光,也没有厌弃的神色。

少年漆?的瞳孔里同样是另一种干净的纯粹,温柔的善良。

夏目摇了摇头,眼底流溢着湿润感,弯下腰,只是在抱起扑进怀里的小狐狸时轻轻地说了句……「谢谢。」

细小的声音融化在了嘴唇间。



E

呐,夏目,你准备画什么?
写生的话,并没有说一定要画景物吧,那么……



「夏目,这次你会住多久呀?」带着帽子趴在少年的肩膀上,小狐狸一边抖动着耳朵一边甩动着滑顺的尾巴,空气里似乎都流淌着甜腻的喜悦。

「大概会有一两个星期…别担心,下次还有机会见的。」眼看着那圆溜溜的眼珠瞬间蒙上一层黯然,夏目心里也不禁浮上了些许不舍。

「嗯,我明白。」

「我不会给夏目带来麻烦的。」点了点头,像成人一样努力维持坚定表情的摸样让一旁的田沼噗嗤一声笑出,夏目和小狐狸不解地侧过脸,田沼忍住笑意答道,「其实我上次就想说了,小狐狸说的话和表情都真的很像普通孩子呢。」烟花祭的时候也是,对夏目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够让人体会到对那个人的真心喜欢。

「诶?」

「夏目…他听得到我说话吗?」眨了眨眼,小狐狸疑惑地盯着田沼,纯?的瞳孔里印出的却只是小狐狸动物的形态。

不对啊…明明这个人看得到只是自己动物的样子…这样和看不到妖怪的普通人不是一样吗?

「田沼,你只可以听到小狐狸的声音吗?」

「嗯,勉强还可以看得到一个孩子的轮廓,但是…」

听得到声音、看得到轮廓,这已是一个界限。

再多的东西,就只有少年一个人看得到而已了。

「是吗……」眼睛里有不知名的情绪掠过,抿起唇,夏目勾起浅淡的弧度,「那么明天把小狐狸的摸样画给你看吧。」

「嗯…」了然地轻应了声,田沼伸出手拍了拍小狐狸的脑袋,「我很期待。」

「咦!夏目你要画我吗?真的要画我吗?!」欢悦地高声扬起,尾巴像是迎风摇曳的麦穗般不停摆动,小狐狸抱着夏目脖子的手高兴得不自禁收紧,「呐呐,那张图记得要送给我呀。」夏目画的,夏目给自己画的!

「没问题——啊呃小狐狸松一点,我快喘不过气来了…咳…」

「啊啊夏目你没事吧?」

「…没事……」



F

从第一眼见到那些奇怪的东西开始,田沼就清楚的知道自己被他人排斥了。

那么明显的疏离,连掩饰都不屑做的同学、老师、亲戚…除了父亲,所有人似乎都在用一种『你是一个奇怪的人』的眼神在看他。

突然发愣,时而对着空气露出的恐惧表情,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奇怪的,是他吗?但是,又有谁问过他,这是他想要看的东西吗?

天花板的角落,池水的反射,粼粼的波影,模糊里有鱼尾滑过流畅的弧线,很漂亮。

阿,是很漂亮。

只是这样的话,如果那些东西里面只有那么干净的东西的话…说不定他也不会为此难受和懊恼了吧。

『对不起,其实我希望能瞒着你…我希望能作为普通人和田沼成为朋友。』

『不想让你,留下可怕的回忆。』

『夏目,你有很多可怕的回忆吗?』

『不…并没有那么可怕……』

那个少年的话时常让他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假。

只有一点,他明白,夏目只是单纯的,不想让别人替他担心、不想让别人讨厌他而已。

可怕的回忆…一定是有的吧。

但是,比起那些可怕的回忆,一定也有快乐的事情存在啊。

就像是天花板的倒影,哪怕不能看的很清楚,我也依旧很喜欢。



「田沼…田沼醒一醒?」耳边传来女孩子的声音,田沼原本迷糊的脑袋一下子惊醒。

「世田?」

「你怎么跑到男生寝室这边来了?」普通的女孩子会做到这个地步吗…?不会吧!!!

「别管那么多啦,夏目同学呢?你看到夏目同学了吗?」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少女眼镜下的激动神采让田沼感到一阵无可奈何的不耐。

夏目夏目夏目——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缠着夏目了吧…

「我还想早一点来叫你们一起去写生呢,啊夏目这个狡猾的家伙竟然比我还早!」

抬起手掌抵住前额,一早起来恍惚的头痛加上女子吵闹的话语越发剧烈,目光对焦在浅蓝的被单上,一旁的白色唐然闯进了视野,田沼拿起纸条打开,清秀的字迹是有着和主人一般的干净简洁:我先走了,晚些让喵老师来找你。

……那个小狐狸,一定是兴奋地缠了夏目一整夜吧。

想起动物摸样的妖怪和夏目两个人的互动就忍不住勾起唇角,?发少年抬起头,还没来得及收住的笑意落进少女的眼里,田沼尴尬地轻咳了声,不易察觉地立刻把纸条塞进了被单下。

「你一个人在笑什么啊?」真受不了,一会这个表情一会那个表情,这个人还真是和夏目越来越像了。

「没什么。我说你可以回避一下了么?我要换衣服了。」不去管少女口吻里冒出来的不满和酸味,

指了指身上略有敞开衣领的浴衣,田沼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换、换换换衣服——你不会早点说啊!」烧红冲上面颊,世田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人并不是那个比较好说话(欺负?)的褐发少年,羞恼地转过身大步跑了出去,用力啪的一声摔上门。

捂住一边的耳朵,过了一会才放下,田沼瞥了眼房门,想起和女孩子一个班的少年,不禁露出了同情的神色。

夏目还真是辛苦呢。

不管是面对妖怪还是人类。


G

「现在,该怎么办呢…」

「唔,呜呜夏目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笨蛋!当然都是你的错!啊啊怎么会有那么笨的狐狸你真的是狐狸吗?!」

「喵老师——有空说这些话还不快点去找人来!」

应该是准备改建什么东西而挖凿的土坑,原本听话的小狐狸在夏目替自己画画像的时候似乎变得格外静不下来,和猫咪逗了两句嘴便开始了你追我?,结果…结果就是在一不小心落进这个坑时被?过来的夏目一起抱着落了下去。

尘土把干净的白衬衫染成了浅灰,还夹杂了些土黄色,小狐狸抬起手替夏目擦了擦被弄脏的面颊,欲泣的圆眼委屈地蒙着一层雾气,「呜呜…夏目…」都是他不好,总是给夏目带来麻烦…好没用…

「我说了没事的,你看,也没有要下雨,只要等一会就好了。」轻拍着小狐狸的脑袋,颤抖的耳朵一点点在安抚下耷拉了下来,小狐狸钻进少年的怀里蜷起尾巴,眼睛望向放在一边的画像。

只是一个大概的轮廓,夏目还会继续画吗?

小狐狸抽泣地吸吸鼻子,不禁害怕会失去这个最喜欢的礼物。

「真是的…你们两个就等在这里吧,我去找那个小子过来。」

撑起蹲在地上的四肢,随着白色烟雾的弥散,雪白的冷冽光泽瞬间覆盖了视线,窝在少年怀里的小狐狸仰起脑袋,一时间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好厉害……这就是高贵的大妖怪啊…

眯起碎金的细长瞳孔,斑得意地享受着小狐狸眼里的惊叹,然后一跃而起,漫天的尘土再一次袭上少年的脸上身上。

「喵老师——!」你就不能轻一点吗!!

才一开口灰尘就往口鼻里钻,夏目闭上眼捂住嘴巴剧烈咳嗽起来,忽然感到脸上有被轻抚过的触觉,微微睁开眼,小狐狸正在用他的尾巴替自己弹去灰尘,满脸担忧。

「夏目,夏目你还好吗?」

虽然那个丑猫很厉害…不过、不过总有一天我也会那么厉害的!

绝对——

一面替少年擦拭一面坚定地下了决心,小狐狸直视那双浅淡的漂亮瞳孔,用力地握紧拳头替自己鼓气。

似是被小狐狸可爱的举动所感染,夏目平复好呼吸,侧过脸环视了下周围说道,「…既然我们现在就只能等在这里…呐,继续刚才的图吧。」

「咦?可、可以吗?」喜悦晕上眉梢,小狐狸突然高兴地想哭。

太好了…夏目没有生气…夏目还是会给自己画的…

「阿,喵老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仰起脖子看向湛蓝的空际,夏目抒了一口气,笑着取过画板,「…不管了,我们继续吧。」

「嗯——!!」



H

总有一天,除了模糊的影子,我们眼里所看到的,也会出现一个清晰的景象吧。


拨开繁密的树丛,尘土和青草的味道混杂在一起,清亮的浅褐色发在底下泛着幽淡的光泽,田沼试着叫了两声夏目的名字,只听到了属于自己的回音。

「楞太,夏目没事吧…」这样叫都没有声音,难道出什么事了吗…?焦急得皱紧了眉,?发少年用绳子捆绑住一端坚实的树干,另一头缠绕在自己的手臂上,小心翼翼地顺着滑坡跳下。

「没事没事,夏目那家伙说不定是和笨狐狸睡着了。」无所谓地嘟囔了几句,斑懒洋洋地趴在一旁,圆眼眯成月牙形,「那个笨狐狸,昨天晚上害我都没睡好。」也就夏目这个傻瓜会陪他疯了一个晚上不算早上还那么早起来画什么无趣的画像。

「楞太,注意上面的绳子。」带着回音的声调从下面幽幽传来,猫咪动了动耳朵,下一秒即刻像是被踩到尾巴似地大吼,「别命令我你这个臭小鬼!还有我不叫楞太!!」

那种事情不是重点吧…

叹了口气落到地底,田沼环视满是土块的地面,然后,?瞳中出现了熟悉的柔和色彩。

「还真是被楞太说中了呢……」忍不禁笑出声,走上前,田沼看到的,正是抱着小狐狸靠在石壁上熟睡的夏目,前额滑顺柔软的发丝遮盖住了一半的面颊,隐约可以看到那细密的睫毛。

手边放着一张已经完成的画像。

如果用人类创造的语词来形容的话…那么,画像里的人,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呢。

果然啊,妖怪并不是所有都那么丑陋恐怖的,不是吗?

田沼弯起唇角,低头的时候吃惊地瞠圆了些瞳,小狐狸不知何时睁开了圆溜的眼,像是终于放下心来地看着他,?发少年仿佛可以看到画像里的人型摸样覆盖在了它的身上。

「回去了,好吗?」田沼试探地说,除了楞太,这是他第二次和妖怪说话。

「嗯,谢谢。」清脆稚嫩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的,小狐狸跳离夏目的怀抱,跃到了?发少年的肩头。

「不用谢。」简单的话语自然而然地吐露,田沼温和地笑开,弯下腰把褐发少年托上背脊。

或许,现在的他,也能够体会夏目把妖怪当作朋友的心情了吧。


I

呐,妈妈——夏目来看我了,还给了我两个最棒的礼物喔。
一个是夏目给我的…还有一个……
唔,不过,真的好难选择啊……一张是我,一张是我和夏目…
全部,都很喜欢呢。


「你们两个——图呢?写生的东西呢?不是说外出取景那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回来!!」额心突突冒起十字,世田叉着腰站在夏目和田沼面前大声怒吼。

搞什么搞什么这两个人到底搞什么鬼!!

一声不响的离开不算竟然还连作品都交不出来!

这两人难道以为她组织这次写生是为了用来约会的吗?!

「世田…你冷静点……」只差没当即跳车,摇晃的车厢伴随着少女吵闹的声音变得更加让人感到头痛起来,夏目捂住头叹气,靠近?发少年身边小声问道,「你画的东西呢?」自己的图送给了小狐狸,但他清楚的记得田沼是有画好的呀…

「…大概,被小狐狸拿走了吧…」大概?不是大概,是肯定啊。

想起对方一双像栗子般圆溜可爱的眼睛在看到自己所画的图时闪耀出的明亮光芒,田沼不禁放任的叹然,连口吻都变得轻扬起来,「我画了你和小狐狸。」

「诶?」

所以说,这样的画像,小狐狸又怎么会放弃呢?

带着笑意的对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了然的欣慰,夏目笑着侧过脸,把目光瞥向了窗外。


「小狐狸一定很高兴吧。」

「阿,一定。」


END



FREE TALK

无论是初次见面还是以前认识的亲,大家好,我是废材白色苜蓿(谁)
很感谢购买了这本夏目突发本的各位,真的好突发啊bbb
这一次拖稿拖得最久的人就是我了(掩面)
明明是早就说的事情结果硬是变得很?真是对不起其他的各位(再掩)
首先是文章的设定,这是我最早最想写的一篇文章,在漫画里我是被田沼和小狐狸萌到最多的,动画里则是名取……(小声)→谁让声优是石头呢!(喂)

于是如果是看了动画最后一集而觉得和文章有出入的亲请无视这个BUG吧,因为我是走的漫画设定路线,漫画里小狐狸可是没有和田沼见过面呢,然后我又非常喜欢田沼的特别篇(就是烟花祭),看的时候一直在想:如果小狐狸也可以和夏目一起看烟花就好了

所以这篇文就诞生了!
田沼只能够看得到影子,那么面对是动物形态的小狐狸就或许只能听到声音而看不到半人类的摸样吧,我是这样想的,哎,总觉得和夏目看得清楚比起来田沼只看得到影子实在是有点淡淡的悲伤意味啊(何)

那么,再次感谢各位的阅读
欢迎各位亲来找我玩:http://uverbaisemuxu.blogbus.com/
邮箱:baisemuxu@hotmail.com
如果看完旅途的各位愿意给我感想的话就寄到这边来吧XD谢谢!
PS:其实这篇文最初的名字是叫……《小狐狸的画像》


白色苜蓿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管理人介紹

管理人:月光物語、月夜暮华


◆商业志

耽美
【銘顯出版社】《吸血迷情》

轻小说
【典藏阁】《风水》1-4完

言情
【龙马出版社】《黑猫,偷了心》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06/22 Foo]
[05/19 淘亞]
[03/21 coal]
[02/04 月光物语]
[02/03 懸]
[01/03 zanzou]
[11/12 米尔君]
[11/06 月光物语]

留言板


微博

RSS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魔女的糖果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