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魔女的糖果屋

个人志宣传地

2017/12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离开韩秋铭的事务所后,Leo驾车前往默罗克家族的庄园准备处理杂事。
一踏进庄园,Leo的得力助手特洛蕾就已恭候在主宅的大门口。
这位年约二十六、七岁,拥有一头漆黑长发与绿色双眼的女子虽然拥有无以伦比的美貌,但她冷若冰霜的气质与她所拥有的身份却让所有男人止步。
「早安,BOSS,能这么早见到你真是让我感到太惊讶了。」特洛蕾走上前接下Leo脱下的外套。
「一早就能听见你毒舌的话语真是让我的精神一振啊,特洛蕾。」Leo挑眉嗤笑一声。
「我深感荣幸。」特洛蕾面无表情的回道。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书房,特洛蕾随手锁上房门,走到书桌前,安静的等待Leo看完摆放在书桌上的文件。
两三页的文件很快就被Leo翻完,他随手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递给特洛蕾。
「好了,和我汇报一下你调查的情况。」Leo靠坐在椅背上,双手交叉放置在腹部,神情悠然的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助手。他不会问她有没有调查出什么,因为他相信她一定能完成自己布置下来的任务。
果然,特洛蕾没有让他失望,面无表情的汇报起刚调查到的消息。「霍尔·萨罗耶在三个月前查出患有脑癌。」

「难怪这个老家伙会做出这个决定。」Leo微微眯起眼,笑了。「看来他是摆不平家族的内乱了。」
「BOSS,你真的准备参加那个女婿竞选,那韩先生怎么办?」
Leo立刻露出厌恶的表情,「你也太异想天开了,我怎么可能为了这种小利益就放弃秋。」
一个家族呢,可不是什么小利益吧……特洛蕾默默的想,不过她也很清楚,在Leo的心中,没有什么利益会比韩秋铭更重要。
「朱利斯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暂时没有动静。」
「南区的皇豪赌场到手了吗?」
「还在谈判,进展不错,不过……BOSS,继续进行会不会惹恼霍尔?毕竟他都开出这种条件来了。」特洛蕾问。
「无所谓,虽然他提出了我们三方只要有谁能解决内乱,并得到他女儿的芳心,就愿意将整个萨罗耶家族的地盘全部交给那人,但是你信吗?」Leo哼笑,「而且我已经有秋了,是绝对不可能再娶他女儿的,所以与其奢望靠这种方法来得到萨罗耶家族,还不如靠我自己的双手来夺取。」Leo将手掌紧握成拳,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特洛蕾恭敬的低下头。
「好了,没事的话你就先下去忙吧。」Leo随手拿起堆在书桌上的文件,开始翻阅起来。
「是。」特洛蕾退到门口,关上门离开,为Leo留出一个安静的空间。


望了眼躺在病床上的苏沐,韩秋铭随手关上门,跟着菲比走出病房,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苏沐的情况如何,菲比就突然扑向他,完全没料到菲比会有这个举动的韩秋铭没站稳,一下子就撞到身后的墙壁上。
「秋,你已经很久没来看我了。」菲比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哀怨。现在他反而比较想念当初在监狱的时光,最起码在那段时间里他还能每天见到韩秋铭。
虽然菲比在爱情上是一个十分花心博爱的人,他完全没有忠贞的观念,只追求享乐与性爱,但在友情上他却是个极度可靠,值得信赖的友人,而且韩秋铭对他有过救命之恩,当初他为报恩,甚至不惜利用最讨厌的家族力量进入监狱当狱医保护韩秋铭,一直到韩秋铭出狱后他才离开。
「抱歉啊,最近太忙了。」韩秋铭有些愧疚的说道。
「算了算了,我也知道你被某人管得太牢了。」虽然说是自己先抱怨的,可菲比见不得韩秋铭为难,只好主动结束这个话题。
韩秋铭感激的笑了笑,随后看了眼病房问:「他的情况如何?」
「肛门破裂,肠道也有些损伤,身上有割伤,烫伤以及抓伤,我还从他的体内查出迷药和兴奋剂的成分,这个小朋友玩得很激烈啊。」菲比一脸佩服的说道。
「可惜不是他自愿的,他被人轮奸了,菲比麻烦你做一份验伤报告给我。」韩秋铭阴沉着脸说道。
闻言,菲比微微眯起眼,像是想到什么不愉快的事似的,嘟囔道:「强迫别人的男人最恶心了。」
注意到菲比的情绪有些不对劲,韩秋铭看着他,想说什么,却被菲比打断,「好了,我去做验伤报告,待会儿拿给你。」
「嗯。」
韩秋铭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虽然菲比的外表看起来像个美少女一般柔柔弱弱的,但他骨子里却是一个坚强自傲的人,韩秋铭相信他的自尊心也不容许别人因那么一点小事就担心他。
「那我先去看看他。」对菲比点点头,韩秋铭打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感觉如何?」
躺在病床上的苏沐听见韩秋铭的声音后,转头望了过来。
「好多了。」
「那现在能详细的和我说明一下情况吗?」韩秋铭走到床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苏沐点了点头,随后将事情的经过从头说起。「因为要赚学费,所以我之前一直在一家名为夜色迷乱的夜总会当服务生,强暴我的人之前就有骚扰过我,但被我躲过了,昨天我被他们叫进包房,要求我喝完一杯酒才能离开,我被缠得没办法,只好喝了,但没想到那杯酒力搀了东西,我喝完之后整个人就迷迷糊糊,全身无力,后来我被他们带到一幢别墅,那里聚集了很多人……」
「迷乱派对吗?」韩秋铭不由的皱起眉。
「是,我被注射了兴奋剂,然后一晚上不知道和多少人做了爱。」说到最后,苏沐抬手捂住脸,声音变得十分痛苦。
韩秋铭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予无言的安慰。
苏沐抬起头,望向他,眼神之中充满了痛苦与迷茫。
「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会帮你讨回公道的。」韩秋铭的目光明亮,其中蕴含着让人无比信赖的坚定光彩。
苏沐不自觉的安下心来。
「谢谢,谢谢你,韩先生。」


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后,韩秋铭让苏沐安心在医院养伤,自己带着菲比给的验伤报告回了事务所。
当他再次踏进事务所的大楼时已经是下午两点。
「哦?韩先生你回来啦。」伊娃笑着站起身问候。
「嗯,伊娃,韩律师来了吗?」
「早就来了,你早上离开没多久后就到了。」
「谢了。」挥挥手和伊娃道别,韩秋铭直接前往韩夏逸的办公室。
叩叩。抬手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传来「请进」的回应后,韩秋铭打开门走进了办公室。
「秋,你回来了。」坐在办公桌后的韩夏逸看见弟弟的身影后,展露出一抹微笑。「上午去哪儿了?」
「接了一个委托。」韩秋铭在韩夏逸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随后将手中的资料递了过去。
疑惑的接过资料,韩夏逸打开翻看起来,没看几页,他的面色就沉了下来。
「这个少年被人下了药,带到迷乱派对上被轮奸了。」韩秋铭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这群人渣!」韩夏逸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最看不得这种事了!
「苏沐现在的情况暂时无法报警,虽然他身上有被强暴的痕迹,但没有精液,光靠他的一面之词是无法将人定罪的,所以我需要收集更多的资料。」韩秋铭说道。
「没问题,放手去干吧,秋。」韩夏逸表示全力支持。
「老规矩我来收集证据,你上庭为他辩护。」
韩夏逸皱眉,苦笑着问:「秋,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去考律师执照?」
「我考不出啊,所以还是别浪费时间了。」韩秋铭摊了摊手,懒散的回道。
自家弟弟的能力韩夏逸可是很清楚的,他自然不会信他这随口编出的理由。「你……是不是因为坐牢的事……」
「绝对不是。」韩秋铭直接打断他的话,「哥,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可是……」对于弟弟顶替自己坐牢这件事,一直都是韩夏逸心中的一根刺,他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当律师可是很辛苦的,你也知道我懒散惯了,你就行行好让我过悠闲的小日子吧,」韩秋铭讨饶道。
「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能者多劳,所以哥你就认命的为我收拾点烂摊子吧。」韩秋铭笑嘻嘻的说道。
既然韩秋铭不愿意,韩夏逸自然也不想强迫他,只好露出无奈又纵容的笑容,说道:「只要是你的要求,我自然全都会满足。」
「有你做大哥真好。」韩秋铭大力称赞道。
韩夏逸唇边的笑意加深,眼神却变得深沉。他很清楚自己是个失败的哥哥,从以前开始就是韩秋铭在保护他,但现在不同了,他会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来保护韩秋铭,绝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了!
韩秋铭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想先专心处理这个案子。」
他们的事务所虽然不大,但生意却很好,再加上经常无偿帮助一些弱势群体解决麻烦,所以事务所常年处于人手不足的状态,若他要专注一个案子,那就意味着要有人来接手他的工作。
「没关系,交给我就行了。」
韩秋铭眨了眨眼,担忧的问道:「没问题吗?」
「秋,你可别太小看我呀。」韩夏逸笑得十分自信,「只有在工作方面,我是绝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也是。」韩秋铭笑了,他不由的想起从前,那时候比现在更辛苦韩夏逸都熬过来了。「总之我会尽快忙完的。」
「嗯,去吧。」韩夏逸将刚在看的资料递还给他,「想做什么就去做,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韩秋铭看着这个完全包容自己的哥哥,心中不由的感慨万分,明明从小到大都是他在保护韩夏逸,想不到出狱之后就完全反了过来,他知道韩夏逸是想补偿他,为了让他心里好过一点,韩秋铭也就接受了他的好意,但不可否认,这迟来的宠爱还是让他感觉十分温暖。
露出微笑,他点了点头道:「好。」

晚上当Leo忙完日常事务回到别墅的时候,意外的看见韩秋铭竟然已经在家了。
以一种懒散姿态坐在客厅长羊毛地毯上的韩秋铭正专注的看着放在矮桌上的笔记本,听见开门的声音,他转头望去,露出了笑容。
「你回来了,Leo。」
「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Leo一边脱外套,一边朝韩秋铭走来。
「最近我只要专心忙一个案子就行了,所以不用加班。」韩秋铭解释道。
「哦?那真是太好了。」Leo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半蹲下身子亲吻了韩秋铭的额头一下,「饿了吧,我去煮饭。」
韩秋铭嗯了一声,重新将注意力投放到电脑上。
Leo随意的瞄了屏幕一眼,发现上面显示的是一家名叫【夜色迷乱】的夜总会介绍。
夜色迷乱?Leo慢吞吞的朝厨房走去,歪着脑袋思索,这名字怎么有点熟啊。
将网络上所能查到的零散资料全部整理好记录在笔记本上后,韩秋铭脱下眼镜,揉了揉发酸的眼睛。
一只眼视物对眼睛的负担太大,虽然这些年Leo一直在带他看医生,但他右眼的视力还是在不断下降,韩秋铭单手抚上自己的右眼,担心不知何时这只眼睛也会瞎掉。
走出厨房拿东西的Leo正巧看见这一幕,心不由的一沉,他快步走到韩秋铭面前,紧张的问道:「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
「我没事。」韩秋铭神手摸了摸Leo的头发,安抚道:「只是电脑看太久了,感觉有点累而已。」
虽然Leo很想让韩秋铭不要这么拼命的工作,但他也知道只有这一点韩秋铭是绝不会让步的,他绝不愿意做一个依附于他而生存的人。
「秋,你……会不会后悔……」Leo看着韩秋铭,眼神之中满是心疼与愧疚。
「都说了多少次了,这不是你的错。」韩秋铭无奈的看着他。
「不,这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当初太弱,你也不会受伤。」Leo始终耿耿于怀。
「听好,Leo,这是我最后一次声明了,若你以后再娘娘唧唧的提起这事我可真的生气了。」韩秋铭满脸严肃的看着他,「我从来都不后悔牺牲一只眼睛来救你,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结果如何与你并没有关系。」
Leo突然用力一把抱住韩秋铭,将脸埋在他的脖颈处。
秋,我怎么能不爱你?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会这么无私的对我,不求任何回报。
「Leo,快松手,我的老腰都要被折断了。」韩秋铭惨叫。
惊觉自己太用力的Leo赶忙放松力道,但并没有放开他,撒娇似的用脸蹭他的脖子,「秋,你真好。」
韩秋铭的脸微微有些发红,虽然在一起已经两年了,但韩秋铭对于Leo时不时冒出的毫不加掩饰的爱语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当锁骨处感觉到有什么湿滑的东西扫过,韩秋铭的嘴角抽了抽,他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按在Leo俊美的脸,用力开始推他。
「别得寸进尺!」
Leo抬起头,舔了舔唇,神情情色而充满诱惑。
韩秋铭感觉身体一阵骚热,他一边在心里咒骂自己不争气,一边强装镇定的瞪了Leo一眼,教训道:「晚饭都还没吃呢,你发什么情。」
Leo耸了耸肩,从韩秋铭的身上爬起。
「好吧,我先把你喂饱,然后再让你喂饱我。」
「你脑子里除了做爱还有什么啊!」韩秋铭恼羞成怒的吼道。
「还有秋啊。」Leo轻笑。
韩秋铭单手捂住脸,发出挫败的声音,这个家伙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说起甜言蜜语来都不觉得脸红吗?
「好了,你也别一直对着电脑了,来厨房帮我忙吧。」Leo握住韩秋铭的手,将他从地上拉起。
韩秋铭本来就没打算再工作了,正好Leo的提议也合他的意,便顺势站起身,和他一起进了厨房。
在厨房内扫视了一圈,知道自己能力的韩秋铭乖乖走到水池旁动手洗正浸在水中的蔬菜,他除了能洗洗菜,切切菜之外可干不了其他的。
「晚上吃番茄牛腩、蜂蜜烤猪肉、腰果炒虾仁、凉拌莴笋丝、鲫鱼豆腐汤,如何?」Leo一边挥舞着刀切肉,一边问。
「嗯,好啊。」做为只会吃,不会做饭的无能人士,韩秋铭很有自知之明,对菜色并不挑剔。
「对了,我明天晚上有点事要处理,可能赶不及回来做晚饭了,我今天多煮点放冰箱里,你回来记得自己热一下。」
「嗯,我知道了。」韩秋铭点了点头,心里盘算正好趁这个机会去夜总会探查一下情况。韩秋铭一边分心思考,一边将洗干净的菜放入篮子中递给Leo。
Leo接过菜,放到砧板上开始切,他的手指白皙修长,按在翠绿的蔬菜上显得格外好看,韩秋铭盯了一会儿,不自觉的看入了迷,以至于连Leo问的话也没注意听清。
久久没等到答案的Leo将菜全部切好后,才转过身,他刚想看看韩秋铭在干嘛,就直接对上了他专注的目光,不自觉的怔了一下,随后他一把拽住韩秋铭的手臂,将人拖到自己面前,狠狠的吻了上去。
被迫从失神状态中清醒过来的韩秋铭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能被迫仰起头接受这激烈粗暴的亲吻,Leo的舌头横冲直撞的闯入韩秋铭的嘴中,勾住他的舌尖缠绵,一直将他的舌头吮吸得发麻都不愿放开,唾液顺着微张的唇角流出,韩秋铭感觉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受不了的动手捶打Leo的肩膀,这才让这人从疯魔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一吻结束,韩秋铭就张大嘴喘气,好不容易才缓下来。
「你发什么疯。」韩秋铭瞪了Leo一眼。
「这可不能怪我,谁叫秋你刚刚用这么诱人的眼神看我。」Leo满脸无辜,他的手指抚过韩秋铭被自己吻得嫣红的双唇,银灰色的眼眸逐渐变得深沉。
啊啊,真想将你直接压倒,随心所欲的插入,让你在我的身下哭泣喘息,露出只有我能见到的诱人表情。
虽然内心欲望翻腾,但Leo却不敢轻举妄动,若在吃饭前这么干,韩秋铭非和自己闹脾气不可,Leo只好遗憾的忍耐下来,决定等吃完饭之后再行动。
「见鬼!我什么时候用诱人的眼神看你了。」
「当然有,那种专注得仿佛你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的眼神,真是让我激动得不行。」话落,Leo还用半硬的胯下蹭了韩秋铭一下。
韩秋铭对于Leo日渐流氓的作风感到无奈,明明顶着一张美人脸,怎么做出来的时候越来越无耻!越来越不要脸皮了!
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抱怨道:「我都老男人一个了,你少来折腾我行不行。」
「呵,秋你太妄自菲薄了,你可一点都不老,魅力无可抵挡,简直能把我勾得恨不得日日夜夜与你在床上缠绵。」Leo说起羞死人的话时,完全脸不红心不跳。
韩秋铭忍不住扶额,略微有些恼羞成怒的拍打他的肩膀道:「快点烧饭,我饿死了!」
Leo伸手摸了摸韩秋铭的肚子,在他又要发飙前及时收回手,一脸认真严肃的点头道:「嗯,的确是扁下去了。」
韩秋铭决定放弃和他沟通。
Leo慢悠悠的转过身,开始往锅子里加油,韩秋铭凑到他身边,开始偷吃已经烧好蜂蜜烤猪肉。
Leo瞥了他一眼,又将刚才的问题重新提了一遍:「你手上的案子大概要忙多久?」
「还不确定,怎么了?」
「等忙完之后请个大假,我们出去度假吧。」Leo转过头,满怀期待的望着韩秋铭。
「怎么突然想到去度假?」leo的提议让韩秋铭愣了一下。
「这两年我们都太忙,现在手上的事情都步入了正轨,是时候该放松一下了。」
而最重要的是等这次的事情了结之后,我就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你,即使正大光明的站在我身边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我再也不用将你藏起来,让你做我见不得光的情人。
虽然韩秋铭并不介意自己与Leo的关系无法公开,但Leo很介意,对于始终无法向外人宣示对韩秋铭所有权一事一直是他心中的一根刺,自己的秋有多优秀他实在太清楚了,万一让别人抢走了怎么办?所以这些年Leo雷厉风行的扩张势力不只是为了向家族中的人显示自己的实力,表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接任族长之位,更重要的是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强大到有一天让秋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自己身边,而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现在,这一天终于即将来临。
韩秋铭不知道Leo心里的真实想法,但他的话不禁让他回忆起这两年的生活,这两年自己忙着学习工作,而Leo则忙着巩固势力,两人整天忙忙碌碌,的确是没怎么好好放松休息过,想到这,韩秋铭便爽快的点了点头道:「好啊,等我忙完后就陪你去度假。」
见韩秋铭同意了,Leo的兴致变得更高,「那你有想去哪里玩吗?」
「你安排就好。」韩秋铭无所谓的回道。
「这可是我们两人难得一次的度假机会,怎么能就让我一个人想。」Leo不满的抱怨道。
韩秋铭无奈,只好绞尽脑汁努力思索。
「啊……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去一次中国。」那个自己出生到现在都从未去过的故乡。
「好啊。」Leo含笑着答应了。两人谈话间,他已经动作利索的把最后一个菜炒完了。
「好,可以吃饭了。」
早已在一旁闻菜香闻得饥肠辘辘的韩秋铭立刻动手端盘子,Leo端着汤跟在他身后。
面对面坐下后,Leo注视着吃得正香的韩秋铭,唇边笑意加深,他的思绪早已飞到吃过晚饭后自己能对韩秋铭这样那样的幻想中去了。
突然,悦耳的铃声响起,回过神的Leo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原本他并不想理会,但无奈屏幕上闪现的是特洛蕾的名字,他只能不甘不愿的按下通话键。
「喂?」
「BOSS,请来一下黄金城,这里出了点问题,需要你来处理。」
Leo皱眉,郁闷这个原本应该会十分美好的晚上被打扰,但他也很清楚,若不是实在无法搞定,特洛蕾也不会打电话给他。
吐了闷气,Leo道:「我知道了。」
臭着脸挂掉电话后,Leo的目光就对上韩秋铭。
「要出去?」
「……嗯。」Leo闷闷的应了一声,满脸不开心的拿筷子戳碗里的米饭。
「好了,别那么幼稚了,快去快回吧,我等你。」韩秋铭忍笑道。
听见韩秋铭会等他,Leo的心情一下子好转,但想了想,他又道:「如果我超过十一点还没回来,你就先睡吧,别等我了。」
知道这是Leo在体贴自己,韩秋铭也没拒绝他的好意,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Leo站起身准备朝门口走去,但在经过韩秋铭身边的时候却停住不肯再动,俊美非凡的脸上露出委屈的神情。
韩秋铭无奈,站起身,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垫脚亲吻了Leo的额头一下,这才让他的脸色有所好转。
「早去早回,自己小心点。」
「嗯。」
目送Leo离开后,韩秋铭对着满桌子的菜也失了刚才的好胃口,草草的吃了一些填饱肚子后,韩秋铭就重新坐回到客厅的地毯上,继续工作。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管理人介紹

管理人:月光物語、月夜暮华


◆商业志

耽美
【銘顯出版社】《吸血迷情》

轻小说
【典藏阁】《风水》1-4完

言情
【龙马出版社】《黑猫,偷了心》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06/22 Foo]
[05/19 淘亞]
[03/21 coal]
[02/04 月光物语]
[02/03 懸]
[01/03 zanzou]
[11/12 米尔君]
[11/06 月光物语]

留言板


微博

RSS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魔女的糖果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