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魔女的糖果屋

个人志宣传地

2018/01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Leo刚下车,早已等候在赌场门口的手下就立刻迎了上来。
「BOSS。」
「到底出了什么事?」
「萨罗耶家族的大小姐跑来踢馆,赢了很大一笔钱,现在被特洛蕾小姐请去贵宾室,两人单独在赌。」
闻言,Leo挑了挑眉,距离上次见面才过去四天,这位萨罗耶家族的大小姐怎么就找上门来了?虽然满心疑惑,但Leo的脸上却没有显露分毫。
两人在一间贵宾室门口停下,随后带路的手下抬手敲了敲门。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特洛蕾和贝琳达刚结束一局,看着堆满在这位美艳的小姐面前的筹码,特洛蕾虽然面无表情,但她的心里远没有表面上表现得那么平静,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姐竟然是个赌博高手。
单手支着小巧的下巴,另一只手拨弄着面前筹码的贝琳达并没有催促特洛蕾继续开局,她掀起眼皮看向门口,当待在房内的保镖打开门后,她不出意料的看见了Leo的身影。
「BOSS。」特洛蕾起身走到Leo身边,恭敬的低下头。
Leo走进贵宾室,随手将外套递给特洛蕾,他的目光扫向坐在赌桌后的贝琳达,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见了,萨罗耶小姐。」
「也没多久。」

察觉到贝琳达的态度并不友好,Leo也不介意,他神情自若的在贝琳达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继续道:「萨罗耶小姐肯来光临我们赌场,真是让我倍感荣幸。」
贝琳达的脸上露出一抹明艳照人的笑容,嘴上却毫不客气的嘲讽道:「没办法啊,谁叫我家的赌场就快要改姓为默罗克,我以后想玩自然只能来你这里了。」
原来是来找茬的。贝琳达笑里藏刀的话语让Leo的眼神微冷,他漫不经心的回道:「你这点倒是没说错,反正迟早是要归我们默罗克家族的。」
闻言贝琳达脸上的笑容微微扭曲了一下,虽然气愤Leo毫不掩饰的掠夺之意,,但她也拿他没办法,四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和以前相互制约,谁也拿谁没办法,但贝琳达很清楚,其实这个平衡已经开始在崩坏。
自从六年前Leo成为默罗克家族的新任首领之后,他就以极为强势的作风整顿整个东区,逐渐被整合成铁板一块的东区隐隐让其他三区首领感觉到了一丝威胁,再之后北区的帕特里克也换上了新的首领,只比Leo大上三岁的朱利斯也是个不可小觑的对象,两人彼此争锋相对,在整合内部的同时也隐约有朝外扩展的迹象,这几年他们南区和龙社所控制的西区都被夺走了一些地盘,本来父亲招架这两个如豺狼一般贪婪可怕的年轻教父就已经略显吃力,现在更惨,父亲被查出脑癌末期,家族又开始内乱,昔日南区的王者——他们萨罗耶家族难不成真的会走到分崩离析的地步?
贝琳达重新抬头看向坐在自己面前的英俊男子,勾唇风情万种的一笑道:「哦?你就这么有自信能战胜帕特里克先生,娶到我?」
「我的确有信心能战胜朱利斯,但我不会娶你。」
听闻Leo说不会娶自己,贝琳达心微微跳了一下,她试探性的问道:「哦?难不成我就这么没有魅力?或者是说……默罗克先生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虽然外界一直有传闻说Leo拥有一个极为宝贝的秘密情人,但无奈大家既没见过,也查不到,所以始终不知真假。
Leo嗤笑一声道:「即使我没有喜欢的人,也不意味着我有必要要牺牲自己的婚姻,我要娶谁,必须由我自己来决定。」
如此自信的话语让贝琳达的心神一震,什么时候她也能像这个男人一样有能力说出『我的婚姻只能由我自己做主』这样话来呢?
察觉到自己被Leo的话所蛊惑,贝琳达暗暗深呼吸一口气,不动声色的收敛起自己波动的心绪,重新展露笑颜道:「那你是不想遵守和我父亲所订下的约定了?」
「我看的出来萨罗耶小姐你也不喜欢拿自己的婚姻做交易,既然如此,不如换我们合作。」Leo换了个显得更加悠闲的坐姿,笑眯眯的看着贝琳达。
「哦?不妨说来听听?」贝琳达挂在唇边的笑容不变,但她的神经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绷紧,这位默罗克家族的年轻首领有多狡猾,已经有无数人用血泪的教训来验证过了,但这并不意味着Leo是个完全无法让人相信的人,相反,若他真心实意要与你合作,反而会给予很多的好处,与他合作等于就是在赌博,赌这是陷阱还是馅饼。
「你与我合作一起解决你们家族的内乱,之后你只需要拿三分之一的地盘作为我的酬劳即可。」
「呵。」贝琳达轻笑,「你这算盘打得倒好,本来我可以置身事外,看着你们三个家族忙活,结果你倒想的美,既让我们出力,又想占我们的地盘?」
Leo淡定的看着贝琳达,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其实他们彼此心里都清楚,三分之一的地盘虽然要价是高了点,但如果Leo真按他所说的那样既帮助贝琳达消除了内乱,又不用她下嫁,那这笔生意贝琳达其实并不亏,只是……
「我不相信你。」贝琳达说出了真正的原因。「到嘴的肉你会舍得吐出来?」
若她真与Leo私下订了这个约定,就与她父亲之前和三人所订下的约定相驳斥了,但只要最终是Leo获得胜利,那所有人就会默认他得到萨罗耶家族和娶她这个协议,就算她做得再多,她也得不到任何保障。
「若萨罗耶小姐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Leo摊了摊手,露出无奈的表情,「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毕竟比起帕特里克家族和龙社,我觉得我应该还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合作对象。」
贝琳达红唇微抿,半垂下卷翘的睫毛,沉思,过了好半晌,她才重新抬起头道:「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没问题,你想通后随时都可以来找我。」Leo做了个请随意的动作。
贝琳达站起身随手将堆在自己面前的筹码推倒。「我今天玩得很愉快,这些筹码就不用换成钱给我了,告辞。」
Leo也没客气,点了点头道:「多谢惠顾。」
一直沉默的站在贝琳达身后的男人走到她身边,将手中的外套递给她,贝琳达穿上外套后,就踩着三寸高的高跟鞋带头走出了贵宾室。
Leo目送她和跟在她身后的男人离开,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一千万,说不要就不要了,这位萨罗耶家族的大小姐可真大方。」陪贝琳达玩了一整晚的特洛蕾忍不住嘀咕道。
「呵,不一定是她有钱,她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向我们昭示萨罗耶家族还没有没落而已。」Leo哼笑,「可这么做反而让人感觉是在欲盖弥彰。」
特洛蕾耸耸肩,最近在替Leo收集萨罗耶家族情报的她可非常了解目前萨罗耶家族内的情况——虽不至于立刻崩盘,但也已经处于摇摇欲坠的地步了。
「BOSS,这位大小姐真的会和你合作吗?」
「无所谓啊。」Leo漫不经心的回道。「不管她合作不合作,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不会改变的,不是吗?」
「说的也是。」
「好了,这些筹码你拿去换了吧,就当是你陪了这位大小姐一晚上的酬劳。」Leo站起身,将拿在手中把玩的一个筹码抛给特洛蕾。
「那就多谢BOSS了。」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特洛蕾在获得这笔意外之财后脸上也不禁闪过一丝笑意。
留下特洛蕾处理后续的事情,Leo独自走出赌场,坐上停在路边等候他许久的车,抬手看了眼手表,他对司机道:「开快点吧。」
「是,BOSS。」

当Leo回到别墅时已经十二点多,打开大门后他毫不意外的看见客厅灯火通明,目光在客厅内扫了一圈,他很快就找到趴在桌子上的韩秋铭。
放轻脚步来到韩秋铭的身边,他望着睡得十分香甜的男人,显得十分无奈,弯下腰他刚准备将韩秋铭抱起,就让浅眠的男人惊醒。
睁开眼看见Leo那张熟悉的脸后,韩秋铭放松下紧绷的肌肉,打了个哈欠道:「你回来啦。」
「不是让你先去睡吗?」这句话Leo这两年来已经说了无数次,但每次韩秋铭都没听他的,虽然每次晚归回家时看见有人在等自己是件很高兴的事,但Leo并不想累着韩秋铭。
韩秋铭胡乱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否真有把Leo的话听进去。
「事情都解决了?」韩秋铭一边慢吞吞的收拾资料,一边问。
「嗯。」Leo将自己的上半身压在韩秋铭的身上,将脑袋埋进他的脖子中,深深的吸了口气。
对自己撒娇的Leo让韩秋铭感觉很可爱,他反手摸了摸Leo的头发,问道:「累了?」
嗅着韩秋铭身上所洋溢的清爽气息,Leo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疲惫感在一瞬间宛如潮水一般涌来,他闭着眼趴在韩秋铭的身上,完全就不想再动弹。
被当成人形抱枕的韩秋铭露出无奈的表情,他侧过脑袋看向闭着双眼,睡颜宛如天使一般的男人,忍不住想起当年第一次见到Leo时的样子,十八岁的他看起来雌雄难辨,美得宛如一尊精致的娃娃,现在想来韩秋铭觉得自己当初会忍不住出手救他,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他的容貌所惑。
哎……顶着一张纯洁无辜的脸,谁知道底子里却是头狼。被吃拆入腹的韩秋铭有些恨恨的抬手戳了戳Leo白皙的脸颊。
被骚扰得无法继续休息的Leo侧过脸,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口咬住韩秋铭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重新睁开的灰色眼眸中充斥着淡淡的笑意。
被抓包的韩秋铭一怔,尴尬的想要抽回手指,却不料Leo不肯松口。
「快松口,我保证不再作怪了。」
Leo盯了韩秋铭一会儿,随后微微眯起眼,银灰色的眸子中流露出一丝魅惑之意,他伸出舌头情色的舔过被自己咬住的手指。
一阵战栗感顺着手指一路蔓延到心脏处,韩秋铭呼吸一窒。脸色微微发红。
瞧见韩秋铭的变化,Leo眼中的笑意变得更浓,他用牙齿轻咬韩秋铭手指的指腹,并时不时的用舌头舔弄,誓要勾出隐藏在韩秋铭体内的欲火。
早已被Leo调教成熟的身体自然禁不住他这么挑逗,没一会儿韩秋铭就觉得浑身发烫、发软。
Leo放开韩秋铭的手指,倾身凑到他耳边低喃:「秋。」
「你不是雷了吗?」
Leo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性暗示极强的伸手从韩秋铭的衣服下摆探入,略带薄茧的手指揉捏起他胸前的软粒。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韩秋铭忍不住低喘了一下,受不住他诱惑的韩秋铭苦笑,他可不敢心软,不然最后惨的可是自己。
注意到韩秋铭心中的挣扎,Leo勾起唇微微一笑,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低下头沿着脖子慢慢吻到韩秋铭的胸口,却在最关键的位置停下,他掀起眼皮望着韩秋铭,银灰色的眼眸中充满了挑逗的意味,他坏心眼的将热气呼到韩秋铭胸口的软粒上,笑道:「秋,你不答应,我可不敢继续做。」
「混蛋!」韩秋铭咒骂一声,也不知是在气自己抵抗不了Leo的诱惑,还是气Leo都知道他已经变成这样了,却坏心眼的不肯再动。
气急败坏的将人反压到自己的身下,韩秋铭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眼神中满是挑衅,「既然你不想做,那就由我来做!」
Leo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又恢复成懒懒散散的模样,笑眯眯的说道:「好啊。」
俯下身,韩秋铭学着Leo之前的样子,像只小猫一样舔吻起他的脖子。
年过三十的男人动作生涩笨拙,却让Leo感觉异常可爱,光是这样看着他,Leo就觉得自己硬了。
暗暗深呼吸,Leo强压下想翻身扑倒韩秋铭的冲动,难得他肯主动,他自然不会放弃享受。
一边回想以前Leo对自己做的事,韩秋铭一边在他的身上留下点点吻痕,看着这个在外呼风唤雨,无比强悍的男人顺从的躺在自己的身下,任由他在他的身上留下占有的印记,韩秋铭就觉得很兴奋,转眼间Leo的脖子,胸口上就布满了点点红印,显得香艳无比。
「秋,如果你不知道该怎么做的话,还是由我来吧。」Leo无奈的开口道,虽然他不介意全身都被韩秋铭留下痕迹,但再这么搞下去,到明天早上他们能没法做完一轮。
韩秋铭不满的张嘴咬了Leo的胸口一下,Leo的身体猛得震了一下,差点就要忍不住翻身将韩秋铭办了,结果这个罪魁祸首还用恼羞成怒的眼神瞪他,丝毫不知道这个眼神非但没表达出他心中的不满,反而还给人一种勾引的感觉。
「你可别太小看我!」
Leo这下真的苦笑了,想看难得能被韩秋铭服侍一次,结果却把自己给赔了进去,他现在可被挑逗得浑身都是火啊。
Leo一动,韩秋铭就警觉的将他重新压住,喝斥道:「别乱动。」
「那秋你快动啊。」Leo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韩秋铭,天知道他现在的额头上全是汗,忍得辛苦死了!
「知道了。」怕Leo又动,韩秋铭的眼往周围转了一圈,最后落在Leo脖子上的领带上,他微微一笑,随后解开Leo的领带将他的双手绑住,确定万无一失后,韩秋铭才继续刚才的动作。
目光下移,韩秋铭一眼就瞧见Leo昂扬的欲望,一想到这个东西曾无数次的穿刺他,他的脸就开始发红,深呼吸一口气,韩秋铭张嘴含住了Leo的欲望。
没想到韩秋铭会做到这一步的Leo身体猛得震了一震,「秋~」Leo忍不住发出甜腻的呼唤声,他爽得几乎能立刻射出来。
正在专心舔弄的韩秋铭听见Leo性感的声音,只觉得浑身战栗,健康的麦色肌肤上也泛出漂亮的红色,看得Leo直咽口水。
虽然为Leo口交的次数并不多,但他体验的次数却不少,韩秋铭一边回忆以前Leo是怎么为他做的,一边在心里琢磨,男人不愧天生是欲望的俘虏,他很快就掌握了技巧,动作逐渐变得熟练,又是舔又是吸的,性器被服侍得无微不至的Leo发出低哑的喘息,他控制不住的抬手捧住韩秋铭的后脑勺,主动在他的口中抽插起来,性器插到喉咙口的时候让韩秋铭感觉一阵难受,但抬眼望着男人完全沉迷在欲望之中的神情,他的目光又不自觉的放柔,强忍下本能的挣扎和排斥,努力放松牙关,让男人的动作更加畅快。
「唔……秋!」呼唤着爱人的名字,Leo在韩秋铭的口中达到了高潮,躲闪不及的韩秋铭被射了一脸的精液。
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被颜射的韩秋铭一边擦去唇边沾到的东西,一边得意洋洋的看着Leo道:「怎么样?我的技术还不错吧。」
望着韩秋铭这充满诱惑力的模样,Leo的眼都快绿了。
注意到Leo异样的韩秋铭还没反应过来,脖子就被勾住,用力拉下,整个人趴在Leo的胸口。
「Leo?」韩秋铭刚叫出Leo的名字,唇就被狠狠吻住,灵巧的舌头钻入他的口中,勾住他的舌,激烈的纠缠在一起,韩秋铭感觉自己无法呼吸,只能张着嘴承受Leo的热情。
等到两人的唇分开时,韩秋铭几乎快要断气,拼命呼吸新鲜空气的他根本没注意到原本绑住Leo手腕的领带不知何时被他解开,等他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双手已经被领带反绑在身后,自己则被压住。
「Leo!」韩秋铭气的抬脚踹他,却被他巧妙的躲过,更让韩秋铭吐血的是Leo借机分开他的大腿,让他的下半身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眼前。
「Leo!」韩秋铭磨着牙,恶狠狠的叫着Leo的名字,但身体却很不争气的变得通红,像煮熟的虾一样。
「嗯?有什么事?秋?」Leo戏谑的看着韩秋铭,一手压住他的一条腿,另一只手则握住他的脚踝,细碎的吻慢慢顺着小腿肚向上移。
韩秋铭的气息一下子就乱了,他觉得浑身都难受,可Leo的动作却始终不快不慢,熬得人难受极了,已经被Leo戏弄得精虫上脑的韩秋铭红着眼冲他吼:「你在干嘛!」
「呵。」Leo在韩秋铭的耳边轻笑,十分满意不仅仅只有他一人无法抵抗韩秋铭的魅力,韩秋铭同样无法抵抗他所给予他的快感。
他们果然是天生一对。这个认知让Leo感觉十分愉悦。
「秋你想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只要你说出来。」Leo朝韩秋铭的耳蜗内吹起,声音性感魅惑,而他修长的手指则探到韩秋铭的后穴,却不进入,而是在入口处打转。「说出来,说出来我都给你。」
啧!韩秋铭有些愤恨的垂了下地毯,虽然不满Leo的戏弄,但他也不是什么初经人事的小年轻,在最初的羞耻感过去之后,他坦然的说道:「进来,我要你进来……」
「如你所愿。」
下一秒,Leo的手指就探入他的后穴之中,略显干涩的后穴十分难以进入,生怕弄伤韩秋铭的Leo抬起手扫视了客厅一圈,却无奈周围根本就没有能做润滑的东西,想了想,他抽出手指,低下头,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那能让他销魂的蜜穴。
「啊……」完全没料到Leo会有这个举动的韩秋铭发出一声急促的喘息,「你,你别……脏。」韩秋铭一边说道,一边扭动着腰想要逃离。
「不脏,秋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是干净的。」Leo用手拉开紧致的臀瓣,各用两根手指扣住穴口,向两边拉扯,舌则毫不客气地刺了进去,舔弄起那紧致的内穴,敏感的内壁在舌头的舔弄下不自觉的收缩起来,这种极致的快感让韩秋铭发出既愉悦又痛苦的呻吟。
确定韩秋铭的后穴已经足够湿润,不会受伤后,Leo迫不及待的将自己肿胀得发疼的性器插了进去。
「唔……」突然被贯穿的感觉让韩秋铭不由的发出一声闷哼。
「嗯……」性器被温热的内壁包裹住的感觉美好得让Leo忍不住发出喘息,他双手牢牢的握住韩秋铭的腰,大力的贯穿,一双眼睛则紧紧的盯着陷入情欲之中的韩秋铭的脸看,动作越发的粗暴,他简直控制不住自己,不够,不够,为什么总是要不够他呢?恨不得把他拆吃入腹,让他永远成为他的。
这种大力抽出,然后大力插入的性爱让韩秋铭有些受不了,想逃,可双手被绑在身后,腰被大力握住,整个人根本无法动弹,只好皱着眉讨饶,「慢,慢点……」
「秋。」Leo唤着他的名字,伸出手扳住他的下巴,狠狠的吻住了他。
「秋,秋,秋……」Leo一声又一声的唤着他,「秋,我爱你。」
「……我,我知道。」韩秋铭羞涩的将脸埋进地毯之中,嘀咕道:「我,我也爱你。」
难得能从韩秋铭口中听见爱语的Leo双眼一亮,他就以自己埋在韩秋铭身体之中的姿态,将他翻转了一个身,抱坐到自己身上,Leo靠在沙发边上,慢慢与他厮磨,欲望浅浅的抽出,又深深的插入,动作幅度很小,但过程却细致又漫长,与之前激烈又粗暴的性爱不同,带给韩秋铭一种别样的快感,他不自觉的皱起眉,灼热的呼吸吹拂着Leo的肩膀,性感撩人的细碎呻吟声就在他耳边响着。
Leo修长的手指抚上韩秋铭昂扬的欲望,慢慢的摩擦着,逼迫着他攀上欲望的高峰,当韩秋铭低吼着射出来的时候,他的后穴紧紧的绞住了Leo的欲望,几次用力的抽插之后,Leo也射了出来。
「呼呼呼呼……」
结束性爱的两人同时喘着粗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精液的味道,两人谁也没动,还是维持着之前面对面抱坐在一起的样子。
「累了?」Leo一偏头就能看见将头靠在自己肩膀处的韩秋铭微微眯着眼的样子。
胡乱的点了点头,韩秋铭觉得浑身疲惫。
伸手撩开粘在额前的微湿黑发,Leo亲了亲他的额头,「我先抱你去洗澡。」
「嗯。」随意的应了一声,韩秋铭整个人已经陷入半昏睡状态。
无奈的一笑,Leo放轻了动作抱住韩秋铭进入浴室,梳洗,整个过程韩秋铭都没有醒,睡得十分的熟,韩秋铭这种全身心相信他的模样让Leo心里暖暖的。
将韩秋铭重新抱上床后,Leo将人搂进自己的怀中,满足的闭上了眼。

纵容Leo的韩秋铭第二天就吃到了苦果,被折腾得腰酸背痛的韩秋铭一整天的动作都显得很僵硬,惹来众人关切的目光,让他尴尬不已。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韩秋铭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离开了事务所。而忙了一整天,终于有空闲时间想来关心弟弟的韩夏逸则扑了个空,让他感觉十分遗憾。
下班后韩秋铭先回家吃了点东西,再洗了个澡,脱下略显古板严肃的西装,换了身休闲装,并将头发拨乱,看着镜子中透露出几分羁傲不驯气质的男人,韩秋铭微微一笑,找到了几分自己年轻时的感觉。
抬头瞄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见已经到八点,韩秋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出门。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管理人介紹

管理人:月光物語、月夜暮华


◆商业志

耽美
【銘顯出版社】《吸血迷情》

轻小说
【典藏阁】《风水》1-4完

言情
【龙马出版社】《黑猫,偷了心》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06/22 Foo]
[05/19 淘亞]
[03/21 coal]
[02/04 月光物语]
[02/03 懸]
[01/03 zanzou]
[11/12 米尔君]
[11/06 月光物语]

留言板


微博

RSS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魔女的糖果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