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魔女的糖果屋

个人志宣传地

2017/12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晚上七点应该是下班的时刻,但某幢办公楼内依旧灯火通明,人声吵杂,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不断响起。
韩秋铭一边整理着抱在手中的资料,一边快步朝经理办公室走去。走到门口,他抬手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传出许可的声音后,他才打开门走了进去。
偌大的办公室内,气质柔和的青年正坐在办公桌前忙碌,看见韩秋铭后,他疲惫的脸上展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
「秋,找我有事?」
两个青年,一个容貌秀丽温雅,一个却长得十分普通,虽然看起来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但他们其实是对亲兄弟。
「嗯,这些资料是给你的,另外,安德鲁先生约你明天下午两点见面。」
接过文件,韩夏逸长叹了一口气,抱怨道:「好多。」
「我也这么觉得。」韩秋铭取下眼镜,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最近加班加得他快累死了。
突然韩夏逸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手拿着文件,一手在桌上摸索了一会儿,抓到手机后按下通话键,道:「喂?请问是哪位?」
「亲爱的哥哥大人,你准备什么时候放我家秋下班呢?」
优雅性感的男声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韩夏逸叹了口气将手机递给韩秋铭,「找你的。」
韩秋铭满脸疑惑的接过手机。
「喂,是谁?」
「啊!秋你竟然在……」听见韩秋铭的声音,对方发出惊呼,声音之中满是懊恼。


「Leo,有什么事你不能直接打我电话说,非要通过我哥?」听见恋人的声音,韩秋铭有些哭笑不得。
当时想让他早点放你下班啊。Leo在心里嘀咕,不过这话他可不敢直接和韩秋铭说,只好转移话题问:「秋~你到底什么时候下班?」
「不知道呐,还有很多事要做。」
「啊啊~」满含失望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让韩秋铭感觉有些心虚。
「秋。」走到窗边准备躲避两人闪光弹的韩夏逸突然唤了韩秋铭一声。
「嗯?」用手捂住话筒处,韩秋铭不解的望向他。
「你还是下班吧,你家那位已经等着了。」韩夏逸指了指窗外。
韩秋铭走到落地窗旁,从七楼望下去,果然看见Leo的车正停在下面。移开捂住话筒的手,韩秋铭无奈的对恋人说道:「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停在下面,不怕被人枪杀啊,教父大人?」
「只要能接到你回家吃饭,我什么都不怕。」
恋人那理所当然的回答让韩秋铭忍不住发笑,「好吧,我下来了。」
「太棒了!」Leo立刻发出欢呼。
「那就等我一下,先挂了,拜拜。」
「拜拜。」
挂掉电话,韩秋铭将手机还给韩夏逸。「那我今天先回去了。」
「走好。」韩夏逸微笑着目送弟弟离去,思索今天是不是也给自己放个假,回去陪恋人。
回到座位拿好外套和包,韩秋铭一边向电梯走去,一边与还在加班的同事道别。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韩秋铭走进空无一人的电梯内。
电梯中的镜子反射出一个西装革履,戴着一副细边眼镜,年约三十的成功男士,韩秋铭望着这样的自己,有些恍惚,有谁会想到这样的他曾在监狱之中呆过七年之久?
两年前,他一出狱就被韩夏逸拉进自己开的律师事务所帮忙,当他的私人助理,他知道夏一直觉得亏欠他很多,所以才会想将他纳入自己的羽翼底下好好保护,他也不忍心拂了他的好意,幸亏在监狱之中他自学了很多关于法律方面的事才不至于被搞得手忙脚乱。
叮——韩秋铭回过神,发现电梯已经到达一楼。
走出办公楼,韩秋铭径直走到停在马路旁的车子前,抬手敲了敲贴满黑色车膜的车窗,没一会后座的车门就被推开,韩秋铭坐了进去,他刚一上车就被人抱住,热烈的吻随即覆上他的唇。
韩秋铭微微一怔,有些无奈,但还是顺从的张开嘴,任由Leo的舌头侵犯自己,一直到他快透不过气,Leo才结束这个吻。
已经三日未见到韩秋铭的Leo感觉自己空荡荡的心脏因这个吻而被填满,他心满意足的将头靠在韩秋铭的肩膀上,撒娇道:「秋,我好想你。」
韩秋铭看着俊美非凡,不管身处何地都能吸引住旁人第一眼目光的恋人,眼神无奈却又夹杂着一丝宠溺。
任凭谁都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孩子气的俊美青年会是黑道界赫赫有名的东区霸主默罗克家族的首领。
韩秋铭与Leo是在监狱之中相识的,当年惹祸躲到监狱之中避难的默罗克家族的小少爷化名安生,伪装成柔弱的小绵羊,引得韩秋铭同情心泛滥拼死保护他,结果搞到最后才发现他是只披着羊皮的狼,但为时已晚,他的身心皆已落到这个小混蛋手里了。
「秋,很累吗?」发觉韩秋铭的神情有些恍惚,Leo担忧的问道。
「有点。」韩秋铭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
见状,Leo乖乖坐好,将韩秋铭拉到自己的大腿上躺好,从口袋中拿出眼药水,为他滴。
「别太辛苦,你的眼睛受不了。」看着韩秋铭没有任何光彩的左眼,Leo的眼神变得阴鹜。
注意到Leo神情的韩秋铭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别自责了。」
「我绝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了。」Leo用脸蹭了蹭他的掌心,目光十分坚定。
「我知道,这两年里你已经证明了。」韩秋铭笑道。
亲吻了一下韩秋铭的掌心,他抬起手覆上他的双眼,道:「睡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嗯。」连续加了三天班,早已疲惫不堪的韩秋铭接受了恋人的体贴,闭上眼准备小睡一会儿。
将放在一旁的外套盖在韩秋铭身上,Leo注视着他的睡颜,久久不愿移开视线。
年少时的Leo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深爱一个人,十八岁以前的他以为自己将会和父亲一样,游戏人间,逢场作戏。但当他与韩秋铭相遇之中,一切就改变了,温柔的韩秋铭,没有一丝企图全心全意护着他的韩秋铭,心在不知不觉之中遗失在他身上,从此刻下了韩秋铭这个名字,再也无法抹去。
Leo知道自己是一个偏执的人,一旦认定就绝不会再放手,他执起韩秋铭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眼中浮现出满足的神色。
我的秋……




汽车平稳的驶入一个警卫森严的别墅区内,最后在一座别墅的门口停下,司机透过后视镜看见自家主人正垂着眼默默的注视着睡在他腿上的秋少爷,一时间,他也不知道是否要提醒他们已经到家了。
虽然Leo将注意力全部都放在韩秋铭的身上,但多年来身处于危险之中的他早已学会一心多用,所以当车一停下来时,他就知道他们已经到了。
望着韩秋铭熟睡的脸,Leo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伸出手抚上韩秋铭消瘦的脸颊,轻声唤道:「秋,醒一醒,我们到了。」
韩秋铭只是浅眠,所以当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耳边说话后,他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抬手捂住嘴打了个哈欠,「到了吗?」
「嗯,先吃过晚饭再睡。」
「好。」韩秋铭从Leo的腿上爬起,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Leo悄悄动了动因长时间被压住而发麻的腿,慢吞吞的跟着走下车。
虽然Leo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被韩秋铭察觉到了异样,「你的腿……」韩秋铭话还没说完,就意识到是自己的问题,他满脸无奈的看着Leo道:「你这样迟早会把我宠坏的。」
「我就是要把你宠坏了。」让你离开我就活不下去。Leo的心中充满了病态的偏执,但表面上却没显露分毫,依旧笑的满脸无害,他趁机勾住韩秋铭的肩,将大半个身体都靠在他身上。
瞥了Leo一眼,韩秋铭乖乖做了拐杖,任由他粘着。
走进主屋的餐厅,韩秋铭就看见满满一桌自己喜欢吃的菜,原本萎靡的精神立刻一振。
「你煮的?」韩秋铭满脸期待的看着Leo。
当初在得知Leo竟然为了他跑去学烧中国菜后,韩秋铭的第一反应是觉得不可思议,那时的Leo已经接手默罗克家族,成为东区的教父,他完全没想到这个能在黑道之中呼风唤雨的男人竟然会毫不在意被别人嘲笑,而为他下厨房。
记得自己问起他为什么会这么做时,Leo的回道至今让他感动不已——『想让心爱的人吃自己所煮的食物,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吗?』
Leo点头,眼神略显挑剔的打量了韩秋铭一番道:「我不在的这几天你都是用外卖打发的吧?」
韩秋铭尴尬的笑了笑,他一向不擅长打理自己的生活,但幸好他运气不错,以前有韩夏逸管着,现在则有Leo。
Leo在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拉开椅子,抬手按住韩秋铭的肩膀,让他坐下。「快吃饭,要把我煮的全部吃掉,好好补一补。」
韩秋铭拿起筷子看着满满一桌的菜,忍不住说道:「Leo,你煮太多了。」
「吃掉。」Leo的态度十分强硬,对他来说,韩秋铭的所有要求他都能考虑并尽一切努力满足,但只要关系到他健康方面的事情,他这里就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与他相处了两年的韩秋铭自然清楚他的脾气,只好乖乖的、努力的开始吃。
见状,Leo满意了,他单手支着下巴,唇角含笑的看着正在努力吃自己所煮的食物的韩秋铭,眼神之中全是满足。
如此灼热的目光很快就让韩秋铭注意到了,他抬起头,满脸的看着Leo道:「你别光顾着看我啊,快吃饭。」
「嗯!」Leo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这才拿起筷子开始进餐。
Leo的动作十分优雅,有种赏心悦目的美感,虽然已经看了那么多年,但韩秋铭有时还是会不自觉的看呆。
「秋。」Leo唤了韩秋铭一声,戏谑的看着他,对于自己对恋人吸引力不减这点,Leo感觉十分满意自得。
回过神的韩秋铭尴尬的咳嗽一声,将大半张开始发红的脸埋进碗里,假装专心的吃饭。
吃饱喝足之后,Leo让韩秋铭先去洗澡,自己则动手收拾桌子。
其实默罗克家族是有一个庄园的,通常来说历届的首领都会住在那里接受最安全的保护,但韩秋铭并不习惯居住的地方有那么多人服侍,而Leo也不喜欢有人打扰他与韩秋铭单独在一起,所以他就秘密买了一幢别墅供两人居住,平日里只请了一个女佣在白天过来收拾屋子。
把餐具丢进水槽之中等女佣明天来收拾后,Leo径直走进卧室内的浴室,因为别墅里通常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Leo和韩秋铭都没有锁门的习惯,轻松的转开门把,Leo走进被水汽所笼罩的浴室内,微微眯起眼,他看见韩秋铭泡在浴缸之中,头靠在墙边闭着眼休息。
抬手解开衣服的扣子,Leo慢慢脱下身上的衣服,露出结实修长的身体。
水声在耳旁响起,韩秋铭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有个温暖的身体贴上了他的肌肤,睁开眼,他不出意外的看见了Leo的俊脸。
「别闹,我好累。」韩秋铭抬手贴上他的脸,想将他推开,却不料,Leo伸出舌头舔过他的掌心,动作情色暧昧,紧盯着他的银灰色双瞳之中也透露出浓厚的欲念。
韩秋铭的心一颤,呼吸也有些不稳,早已被Leo调教成熟的身体仅仅只需他的一个眼神就能勾出潜伏在其中的欲望,更何况他们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做爱过了。
看出韩秋铭的动摇,Leo勾起唇角,俊美非凡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诱惑的笑容,他用刻意压低的嗓音在韩秋铭的耳边轻喃道:「秋,我想要。」
「……我很累。」
看出韩秋铭在动摇,Leo立刻趁热打铁的吻住了他的唇,嘴里含糊不清的保证道:「我会温柔的。」
最好你知道温柔两个字怎么写。韩秋铭忍不住想要翻白眼,虽然平日里Leo对他是很温柔体贴,但只要一上床,每次不把他折腾得求饶他是绝不会罢手的。
但是……瞥见Leo眼中流露出的渴望,韩秋铭在心里叹了口气,顺从的张开嘴,任由他的舌头霸道的闯入口中与自己纠缠。
湿润的接吻声在这安静的空间内显得特别的清晰,韩秋铭的脸微微发红,却无法抵抗,只能任由Leo变换着亲吻的角度,用仿佛要把他吞噬一般的气势侵犯着,直到他快要喘不过气来,手无意识的扯住Leo的黑发,吃痛的他终于结束这个亲吻。
张大嘴拼命呼吸,好不容易才摆脱窒息危险的韩秋铭瞪了Leo一眼,抱怨道:「你这算哪门子的温柔。」
「对不起,秋,我只是一下子太激动了。」Leo露出讨好的笑容,伸出舌头舔了韩秋铭的唇角一下,将因刚刚激烈的亲吻而从他嘴中溢出的唾液舔去。
Leo这宛如小狗一般讨好人的做法让韩秋铭哭笑不得,特别是当他用愧疚的目光看着自己时,韩秋铭什么不满都没了。
「你啊……」韩秋铭的眼神中夹杂着无奈和宠溺之色,这个比他年轻的恋人在他面前总显得特别的孩子气,完全不像一个执掌黑道家族的首领,但是这样也好「「伸出手,韩秋铭勾住Leo的后颈将他拉到自己面前,亲吻了他的额头一下,他希望自己的怀抱能成为这个日渐冷酷的青年最后可以放松的地方。
虽然不满韩秋铭还把自己当个孩子,但Leo是极爱韩秋铭对他温柔的,连日来被勾心斗角的烦事所扰的心情终于得到了平复。
心情得到了平复,Leo的动作也不自觉的变得温和,他不急不躁的吻过韩秋铭的脖子,锁骨,胸膛,不断在他的身上留下点点红印,以彰显自己的占有欲。
这个男人是我的,每一根头发,每一寸肌肤都是我的。这个认知让Leo感觉满足,
「唔……」敏感的乳首被Leo的舌头舔过,然后含住吮吸,逐渐变得挺立,明明不是女人却同样能从中得到快感,韩秋铭闭上眼微微蹙眉,低哑的呻吟声抑制不住的从喉咙之中飘出。
听见韩秋铭呻吟声的Leo变得兴奋,他一手揉捏的着被冷落的另一边乳首,一手则探到韩秋铭的下身抚上他微微抬头的欲望,略带薄茧的手指轻轻揉搓着茎身,使它变得更加亢奋,拇指掀开包皮刺激着敏感的顶端。
韩秋铭只感觉快感一阵阵的袭来,他的手指紧扣住Leo的肩膀,爽得连脚趾都不自觉的蜷缩起来。
「唔啊——」一道白光在他脑中闪过,下一秒,白色的液体就射了出来。
高潮过后的韩秋铭只感觉更加的疲惫,他无力的瘫下身子,幸好被Leo一把搂住腰才不至于摔入水中,将头靠在Leo的肩膀上,韩秋铭闭着眼喘息。
侧头亲吻了一下韩秋铭略染薄汗的脸颊,Leo将他抱到自己的腿上,一手搂住他的腰,另一只手则探入他身后紧闭的蕾穴之中。
食指带着温热的水流一起刺入紧致的后穴之中,韩秋铭有些不适的绷紧背脊,但他还是努力放松身体。
「秋,亲亲我。」Leo低哑的嗓音之中包裹着浓浓的情欲。
韩秋铭睁开眼就对上Leo渴望的目光。
「秋~」Leo撒娇似的唤道。
韩秋铭暗叹一口气,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低下头送上自己的吻,Leo配合的张开嘴,见状,韩秋铭只能放弃唇贴唇的亲吻念头,将舌头滑入他的嘴中,与Leo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趁着韩秋铭的注意力被吻所吸引的间隙,Leo趁机探入第二根手指,有温水作为润滑,原本紧致甬道慢慢软化,当三根手指都能顺利的进出后,Leo抽出手指。
结束深吻,他伸出舌头舔了下唇,目光灼热的盯着韩秋铭道:「秋,坐下来。」
韩秋铭怔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Leo话中的意思,他他他,他竟然要他主动!韩秋铭的脸开始发红,虽然两人已经滚了不知道多少次床单了,但由他主动的次数并不多。
韩秋铭脸微红的诱人模样让Leo的理智受到更大的挑战,他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个男人压倒狠狠的疼爱他一番。
「秋,我快忍不住了。」Leo用下身蹭了韩秋铭的臀部一下,那坚挺火热的触感让韩秋铭的脸变得更红,几乎能滴出血来。
抬眼,当韩秋铭瞧见Leo那满脸恳求的模样后,最终还是选择了让步。
双手撑住Leo的肩膀,韩秋铭慢慢抬起下身,清澈的水面之下,Leo那狰狞的欲望让他有些心惊胆战,回忆起被这巨大欲望贯穿蹂躏的记忆,韩秋铭的身体泛起一阵战栗,咬住下唇,他将后穴对准Leo的欲望,然后慢慢的坐下。
身体被外物所撑开的感觉让他有些难受的蹙起眉头,Leo亲吻他的脸颊安抚他的情绪,但他自己的额头也布满了汗水,欲望被一点点吞入那紧致柔软的后穴中的感觉快要将他逼疯,好不容易等欲望被全部吞下后,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
「秋,你可别偷懒,快动一动。」Leo催促道。
有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韩秋铭最后还是依言撑起身子,慢慢的动了起来,但浴缸本来就比较滑,再加上水压,没一会儿韩秋铭就感觉累了,他赖在Leo的身上,不愿再动。
「我没力气了。」
面对韩秋铭难得显露的孩子气,Leo欢喜极了,他抱住韩秋铭,缓缓抽动。而早已疲惫不堪的韩秋铭则在Leo的温柔之中沉沉睡去。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韩秋铭的脸上,原本紧闭的眼皮微微颤动了两下,随后睁开,睁着眼发了会儿呆,韩秋铭睡得昏昏沉沉的脑袋才清醒过来,只是睡了一觉的他依旧感觉十分疲惫,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身体并没有感觉特别难受,看起来昨天Leo的确是有手下留情。
侧过头,韩秋铭的身边已无Leo的身影。
这么早就起床了?韩秋铭有些惊讶,往日Leo就算醒得比他早也会赖在床上的。或许是离开三天有很多事要处理吧。韩秋铭转念一想,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两圈,累到不行的韩秋铭完全不想起床,就当他躺在床上发呆时,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转过头,韩秋铭就看见身穿休闲服的Leo走了进来。
瞧见韩秋铭半张脸埋在被子中,睁着一双还带有睡意的双眼看向自己时,Leo露出笑容,扑到床上将他连人带被子一起搂进怀中。
「我要被你压死了!」
听见韩秋铭的抱怨,Leo稍稍往旁边挪了一下,得以喘息的韩秋铭靠在他的怀里,问:「你今天不用去工作吗?」
「我刚回来你就要赶我去工作吗?」Leo的声音充满了哀怨。
韩秋铭觉得有趣,他忍不住笑了一下,从被子中伸出手揉乱了青年的黑发,「那你就待在家里好好休息吧。」话落,他就推开Leo,掀起被子准备起床。
韩秋铭的动作让Leo措手不及,他赶忙抱紧他,不肯放手。「秋,你不陪我吗?」
「当然,今天可不是双休日。」
「请假陪我,我们都三天没见了。」Leo不死心的怂恿。
「不行,事务所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韩秋铭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好了,快放手,我要迟到了。」
Leo不松手,继续用哀怨的目光看着他。
韩秋铭失笑,「拜托,你可是大名鼎鼎的黑道教父,可不是什么怨妇。」
「只要能将你留下来,我就算当怨妇也无所谓。」Leo在对待韩秋铭的问题上奉行的就是死缠烂打。
「好了,别闹了,顶多我今天早点回来。」
见韩秋铭的态度坚定,Leo只好不甘不愿的松开手,叮嘱道:「一定要早点回来!」
「是是,我一定会早回来。」韩秋铭一边翻找衣服,一边随口应道。
得到保证的Leo稍稍感觉舒坦了一些,他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韩秋铭的身后说道:「我去给你准备早饭。」
「好,辛苦你了。」韩秋铭侧过头,对他笑了一下。
Leo趁机吻了他的唇一下,「剩下的晚上再补给我吧!」
韩秋铭怔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时Leo早就跑出了房间,微红着脸,他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腰,暗下决心今晚说什么也不能再让这个不知足的小混蛋得逞了!

吃过早饭,Leo开车将韩秋铭送到公司门口。
「晚上不准加班,早点回来。」放韩秋铭下车前,Leo又抓着他叮嘱了一遍。
「知道啦知道啦。」韩秋铭实在受不了Leo的婆婆妈妈。
倾身吻了韩秋铭一下,Leo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他离开。
乘电梯来到七楼,韩秋铭刚踏进事务所就看见一个穿着破旧夹克衫,低着头的少年蜷缩着身体坐在前台旁的椅子上,虽然看不清长相,但凭借那头黑色的头发,韩秋铭猜测他应该是个亚籍人。
「早上好,韩先生。」前台的伊娃看见韩秋铭后,立刻露出热情的笑容。
「早上好,伊娃。」韩秋铭对她笑了笑,随后指了指坐在门口的少年问,「他是?」
闻言,伊娃露出苦恼的表情。「他一早上就坐在这里了,我问他要找谁,他也不理,韩先生,我是不是应该找保安来带他离开?」
韩秋铭沉思片刻后,对伊娃摇了摇头,随后走到少年的面前,蹲下与他平视,想了想,他最后选择用中文,说道:「你好。」
察觉韩秋铭的靠近,少年仿佛像被针刺一般全身抖动了一下,他下意识的就缩到椅子的更角落,努力与韩秋铭拉开距离。
韩秋铭怔了一下,当他察觉到少年用怯生生的目光悄悄打量他后,他露出充满善意的笑容看着他。
过了好半晌,当韩秋铭觉得自己笑得脸都快僵硬时,少年终于发出微弱的声音,小心翼翼的问道:「听说……如果华裔……遇到麻烦,可以,可以来这里救助?」
「是有这个说法没错。」
这个想法是韩夏逸提出的,早年他与韩秋铭在美国生活的时候吃尽了苦头,所以当现在自己有能力后,韩夏逸希望能尽自己所能的帮助其他有难的同胞。
「那你……是律师吗?」
「我不是。」韩秋铭摇头,「不过我是律师助理,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和我说,我会替你转达给律师。」
少年似乎在犹豫,韩秋铭也没催他,耐心的等待着。
「能,能找个安静的地方吗?」
当少年说出这句话时,韩秋铭终于松了口气。
「当然可以,跟我来吧。」
韩秋铭将少年带到一间小会议室,两人面对面的坐下,韩秋铭看着少年,等待他说明来意,可等了好半天少年也不开口,韩秋铭只好主动问道:「你想和我说什么?」
始终低着头的少年肩膀在微微颤抖,他似乎在挣扎,见状韩秋铭也不好再催促,只能继续耐心的等待,幸好又过了一会儿,少年终于鼓起勇气抬起了头,韩秋铭直到这时才看清少年的长相。
少年看起来年纪不大,似乎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面容清秀,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但他现在看起来却很憔悴,脸色苍白,双唇没有一丝血色。
「我叫苏沐,昨天晚上,我被一群男人轮奸了……」少年的声音透露出一种浓烈的绝望感。
韩秋铭一惊,忙问:「你的身体如何?有没有受伤?」
苏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站起身,脱下夹克衫之后,又继续解衬衫扣子,当他单薄瘦弱的身体完全裸露在韩秋铭的面前后,韩秋铭的心中立刻涌起了一丝怒火。
那苍白的肌肤上布满了青紫的瘀青和伤口,看起来惨不忍睹。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少年放声痛哭起来。「早上醒来时,我真的想要去死,可我又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样放过那群人渣!」
「走,我们先去医院。」韩秋铭站起身,走到少年的身边,把他脱下的衬衫披到他肩上。「等养好伤之后,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
韩秋铭的话给了苏沐信心,他努力稳定下情绪,默默的将衣服重新穿了起来。
带着苏沐走出会议室,在路过前台时,韩秋铭对伊娃吩咐了一句:「待会儿韩律师来了之后,你和他说我出去一次,晚点会回来。」
「是,我知道了。」
乘坐电梯来到大厅后,韩秋铭一边朝外走,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嘟嘟几声过后,电话就被人接起来,一丝沙哑,略带情欲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
「秋~」
一听见菲比的声音,韩秋铭就猜出他现在一定又在和别人滚床单,不禁佩服起他的体力,竟然一大早就有这么足的精力。
「菲比,你赶到医院大概要多久?」
「嗯?秋,你生病了?」菲比原本甜腻的声音立刻变得严肃。
「没有,我这里有个朋友受伤了,我准备带他过来找你。」
「哦哦?秋,你也要过来?」菲比的声音一下子变得雀跃。
「嗯。」
「我现在就在医院,你要快点来哦~」
现在就在医院?挂掉电话后,韩秋铭的思绪还停留在菲比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上,难不成……他到底把医院当成什么地方啦,一夜情旅馆吗?韩秋铭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了,上车吧。」随手招了一辆TAXI,韩秋铭打开车门,对苏沐做了个请的手势。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管理人介紹

管理人:月光物語、月夜暮华


◆商业志

耽美
【銘顯出版社】《吸血迷情》

轻小说
【典藏阁】《风水》1-4完

言情
【龙马出版社】《黑猫,偷了心》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06/22 Foo]
[05/19 淘亞]
[03/21 coal]
[02/04 月光物语]
[02/03 懸]
[01/03 zanzou]
[11/12 米尔君]
[11/06 月光物语]

留言板


微博

RSS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魔女的糖果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