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魔女的糖果屋

个人志宣传地

2017/12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系列:  天堂鳥系列
編號:  002
書名:  黑貓偷了心
冊數:  1
作者:  月光物語
繪者:  容境
出版日:  2013/1/8
級別:  限制級
價格:  190
购买方式:龙马官网

簡介:
司徒雪玲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沒擔當又自大的男人,
結果這個男人兩樣全佔齊了!
原本以為不會再和這個性格惡劣的男人見面,
卻沒料到命運竟然把他主動送到她面前。
但是他們之間的孽緣也太深了吧!
他不只明面上是她老闆,現在暗底下又成了她最新的保護目標?!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展旭傲就覺得司徒雪玲雞婆又愛管閒事,
讓他忍不住一再故意的與她爭鋒相對。
然而在越演越烈的鬥爭中,他卻好像不知不覺受到吸引……
還來不及釐清自己的心情,身邊的危機卻已經到來!
在一次追殺中,展旭傲終於發現了身邊易容成男人的保鑣竟就是雪玲!
既然她都自己送上門了,那麼就別怪他緊緊抓住不放手!

說起美國的夏威夷,人們就會想起陽光,沙灘與美女,這裏是度假的絕佳選擇。
一間位於海灘旁完全由木頭所搭建出來的度假小木屋被喧鬧聲所包圍,可小木屋內卻十分安靜,一個黑發藍眸的混血美女正坐在椅子上,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看著電腦螢幕,十指飛快的在鍵盤上舞動。
停下手中的動作,女子舒展了一下筋骨,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冰水喝了一口,剛準備去屋外放鬆放鬆就聽見消息傳進電腦的鈴聲響起,無奈只好再次坐到椅子上,查看起消息。
原本不耐的表情在看見這則消息後消失不見,女子冷漠的臉變得有些凝重。
抬頭望了眼正在屋外沙灘上做日光浴的少女,女子的唇角勾起無奈的苦笑。
這下要被頭兒給念死了。
不出女子所料,當她走出屋子把這則消息告訴夥伴們之後,就收到了一片聲討聲。
「我們現在在度假,蘭,你就不要接什麼鬼任務了啦。」躺在涼椅上的黑髮少女司徒雪玲摘下臉上的墨鏡,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
「如果可以拒絕,我早就拒絕了。」羅思蘭無奈的告知。
「到底是哪個不識相的傢伙!」雪玲皺起眉,嘟囔道。
「進來再說吧。」發現周圍走過的遊人都在看他們這群外表出色、各有特色的夥伴後,羅思蘭知道這可不是談話的好地方。
「OK。」雪玲帶頭起身,其他人緊隨其後走進屋子。
J.K傭兵團,以代號為黑貓、獵鷹、靈狐、飛虎、狂獅、豺狼的六人組成,是現今最具傳奇色彩的傭兵團,至今無人知曉他們的真實容貌與身份,出道至今無一失手的完美戰績全是人們所津津樂道的事情。
但此時這六個具有傳奇色彩的人正毫無形象的坐在小木屋裏邊吃刨冰,邊聽羅思蘭說明任務。
吃完最後一口刨冰,六人的首領司徒雪玲舔了舔唇,隨口道:「簡單來說,就是一群恐怖份子綁架了一群科學家,然後向FBI的人索要三億贖金,而那群大叔自己沒本事救出科學家們,所以要我們出手咯?」
「就是這樣沒錯。」羅思蘭點頭。
「無聊。」雪玲明顯不感興趣。
「接吧。」六人中最沉默的雷影哲竟然主動開口要求。
眨了眨眼,雪玲掃了雷影哲一眼道:「影哲,你發燒了嗎?」雷影哲可是六人之中最討厭麻煩的人哎。
「我很正常。」雷影哲有些哭笑不得的回答,「那群恐怖份子手上有一種我很感興趣的炸彈,我想弄一顆回來研究一下。」雷影哲不但是J.K傭兵團的成員,還身兼軍火商。
「既然你想去,那就去玩玩咯。」司徒雪玲很爽快的答應了。
雖然她討厭在夏天活動,但這是夥伴的請求,那也只好忍耐一下。
和FBI取得聯絡後的半小時內,六人就搭乘自己的私人直升飛機來到研究所。
走下飛機時,六人已用不同的與他們代號相符的半截面具掩蓋了他們的半張臉,這麼做一來是因為他們太過年輕,不想讓人產生不可靠的感覺,二來是因為他們希望自己除了傭兵團成員這個身份外,還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生活,所以每次出任務他們都不會以真面目示人。
和人打交道的事他們一向由代號飛虎的馮來處理,這次當然也不例外。與FBI局長握了握手,馮說道:「您好,我是J.K傭兵團的飛虎,我們願意接受你們的委託,並保證一定會完成任務,但我們有一點要求希望你們能答應。」
「請說。」
「我希望在未來的半小時內,你們的人能全部待在外面並且不要有任何舉動。」
「沒有問題。」FBI局長爽快的答應了,反正只要能把這些科學家救出來,別說一個要求,就算一百個他也全部答應。
「好。」點點頭,馮向夥伴們打了個眼色,幾人聚到一旁開始討論作戰計畫。
雪玲鋪開羅思蘭取得的這個研究院的總建築圖,指著上面的幾個點道:「這裏是電腦室,蘭先潛進去控制這個研究院的所有監控設備,然後找出科學家們被關押的地方。」
「瞭解。」六人中專門負責情報收集的電腦天才羅思蘭點頭。
「科學家們估計已經受到不小的驚嚇,貿然闖進去,想必也無法保證他們不慌亂,馮和蜜兒,你們就負責安撫他們的情緒,不要讓他們四處亂跑,保護好他們直到任務結束。」
「OK。」馮是六人中脾氣最好的一人,而瑟蜜兒則被譽為擁有天使微笑的女人,所有這個任務由他們兩人做,最合適不過了。
「艾倫,影哲,你們就負責掃蕩那些小嘍嘍們,而我,則去會會他們的頭頭,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眾人齊聲道。
「好,行動。」一聲令下,六人潛入了研究院。
司徒雪玲雖然是六人中最年輕的一人,但她所擁有的天才頭腦和矯捷的身手卻是所有人都比不上的,雖然平時會像個普通的小女孩一樣和夥伴們撒嬌,但關鍵時刻,她卻是最可靠的指揮者,對於司徒雪玲,所有人都給她予無條件的信任。
無聲無息的潛入研究院根本就不用花費他們多大的力氣,成功潛入之後,幾人就按計劃分散開行動。
正在監視著整幢樓中一舉一動的恐怖分子們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的門被人輕輕推開,一個女子正邁著貓一樣悄然無息的步伐靠近他們。
直到其中一人聽見身邊的夥伴發出一聲悶哼,他剛一轉頭,就輪到自己被手刀劈暈摔倒在地。
一切都照著司徒雪玲的計畫進行,羅思蘭很輕易的就控制了電腦室,把暈倒的三人拖到一旁的角落,她便坐到控制台前,聯繫了夥伴們。
「一切搞定,放手幹吧。」
「OK。」早就等待得不耐煩的其他人立刻展開行動。
做清理工作的艾倫揮出一拳,又一個倒楣的小嘍嘍倒地,邊打他還邊抱怨。
「真是無聊,他們真的是恐怖份子嗎?怎麼這麼不禁打。」
「是你下手太重了。」雷影哲抿著唇道,乾淨俐落的解決了自己對手。
我下手重?艾倫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一拳打倒一個的人有資格說我嗎?
而另一邊,馮和瑟蜜兒也順利的完成了他們的任務,安穩的待在房間裏保護科學家們,等待事情結束。
獨自待在房間裏的馬克突然感到到了一絲不安,抿了抿唇,他從視窗望向外面,FBI的人依舊老實的等候在那裏,沒有再採取什麼貿然進攻的舉動,而約定的時間也只剩下半小時,明明這一切都按著自己所想的走,可為什麼他總覺得有些不安呢?現在的一切彷彿都像暴風雨前的寧靜一般。
思考了片刻,馬克還是決定去關押科學家的房間看看。
誰知剛打開門,他就看見了一個頭戴黑貓面具的男子站在門口
「嗨。」舉起手,黑貓男子笑著打招呼道,而外面,馬克全部的手下都倒在了地上,處於半昏迷的狀態。
微愣過後,馬克恢復了鎮定,詢問道:「你是誰?」
不錯,夠冷靜。雪玲面具下的臉上浮現起了滿意的笑容。
「我是黑貓。」
黑貓……馬克想他知道破壞他完美行動的人是誰了,J.K傭兵團,這下輸得也不算冤了吧?
「投降吧。」雪玲有些欣賞馬克,所以開口勸說道。
「很遺憾。」搖了搖頭,馬克立刻出手攻擊了雪玲,「我拒絕。」
反正橫豎都是一死,死在黑貓的手下也值得,總好過逃回去受到大長老的懲罰,一想起那個俊美男人的狠毒手法,馬克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果然是很遺憾呀。雪玲也搖了搖頭,回擊絲毫不留情。
一個掃腿,馬克拉開了他與黑貓之間的距離,趕忙從口袋裏掏出槍對準了黑貓。
「這是耍賴的喲。」雪玲站穩後,笑道。
「為了能活命,適當的耍些手段也是必要的。」原本已經抱有必死心理的馬克突然想到如果他能殺了黑貓的話,那他就能將功補過了,在這種生死關頭,人的求生意志都非常強烈,只要有一絲希望,就會緊緊抓住不放。
「我也這麼覺得。」聳了聳肩膀,雪玲以極快的速度抽出槍,射擊。
放在扳機上的手無力再扣下,馬克瞪大著眼,看著雪玲倒在了地上,他直到死都想不明白為什麼有人開槍的速度能有這麼快。
「其實我很討厭槍械的,硝煙味真難聞。」皺了皺鼻子,雪玲轉身和夥伴們匯合去了。


奢華的豪宅內,一個俊美的男子滿臉慈愛的餵著懷中宛如瓷娃娃般可愛的女孩子吃飯,臉上始終掛著溫和的淺笑,可和男子待在同一客廳裏的其他人則渾身都在冒冷汗。
將一碗飯全部餵完後,男人細心的拿出手帕為女孩擦了擦嘴,然後伸手將她抱在懷中,撫摩著女孩柔順的長髮,男人抬眼掃向眾人,所有人都抖得更厲害了。
「都已經做了周密的佈局了,竟然還會失敗,嗯?」男人的嗓音很有磁性,但此時在其他人耳中聽來卻如同惡魔的聲音一般。
「對,對不起,白長老,是我們的失誤,我們沒有料到FBI竟然會請J.K傭兵團的人前來幫忙。」總負責這次行動的人一邊擦著額頭上的汗,一邊解釋道。
「我不想聽解釋,我只要結果,既然失敗了,你就該受到懲罰。」白洛的眼神異常冰冷,「查姆。」
「是。」始終站在男人身後的查姆向房間裏的其他保鏢使了個眼色,他們就走上前架走了男人。
「不要,白長老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求求你了!」男人淒慘的叫聲響起。
「好吵。」白洛皺起了眉道。
保鏢領會,一個手刀把男人給劈暈了,其他人看著被帶走的男人,都不忍地低下了頭,他們都明白一旦失敗了,面臨的將會是什麼。
「好了,不用擔心,只要你們不失敗,那就不會有這種下場,明白嗎?」白洛笑道。
「明白。」
「下去吧。」不想再看這群臉色鐵青的廢物,白洛揮了揮手。
一得到特赦,眾人都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了這個大廳。
像白癡一樣,白洛冷冷的看著眾人狼狽的樣子,哼了一聲。
「長老,威裏斯先生來了。」一個僕人報告道。
「讓他進來吧。」
「是。」
白洛的目光落到桌上的報紙,有些不耐煩的把報紙揮到了地上。
J.K傭兵團嗎?這次就算了,下次如果你們再敢防礙我,我就要你們好看,現在,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察覺到有人走進大廳,白洛抬起頭,露出了溫和的微笑。


完成任務後就回到夏威夷度假木屋的幾人第二天一早就聚集在客廳裏,馮手裏拿著一份報紙宣讀道:「神秘的J.K傭兵團再闖奇跡,完美解決恐怖危機。」
「記者真是群無聊的人。」雪玲坐在餐桌旁,一臉滿足的吃著瑟蜜兒準備的早餐,對這種無聊的新聞表示鄙夷。
「的確是這樣沒錯。」其他夥伴也附議。
「雪玲,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去?」馮隨手將報紙扔到一旁,看著司徒雪玲問道。
馮是六人中年紀最大的人,他一直都將年紀最小的雪玲當做妹妹般照顧與疼愛。
「再過段時間吧,等快開學了再回去。」二十歲的司徒雪玲還是在校大學生。
「說起來,雪玲,你這學期就該實習了吧?」因為瑟蜜兒也曾在中國讀過書,所以對中國的教育制度還算熟悉。
「嗯,是啊。」點點頭,雪玲喝了口牛奶。
「畢業後有什麼打算嗎?」馮問道。他倒不是擔心雪玲之後的生活,反正她銀行裏的存款也已經多如天文數字,馮只是不希望雪玲畢業之後無所事事,畢竟她還這麼年輕。
「不知道,先實習了再說吧。」聳聳肩,雪玲表示不用擔心,「放心吧,馮,如果我畢業後沒事幹,我就去你公司給你當小工。」
「你說的哦。」馮被逗笑了起來。
「當然。」認真的一點頭,雪玲表現的誠意十足。
「我們下午就要走了,你自己小心點。」羅思蘭叮囑道。
「放心啦,放心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雪玲撇了撇嘴抱怨道。
「在我們眼裏,你永遠都是個小孩子。」伸出手揉亂了雪玲的頭髮,馮溺愛的說道。
雪玲笑了起來,她真的很高興能有這樣一群夥伴,雖然她是孤兒,但對她來說,他們就是她的家人。
當天下午,馮等人就陸續離開了度假木屋,留下雪玲一人。
當偌大的屋子裏只剩下雪玲一人後,窩在沙發上的她把電視的聲音開到最大,只是孤獨的感覺還是無時無刻的縈繞在她身邊,雪玲忍不住苦笑,真是的剛才才放了大話叫他們不要擔心,可結果自己還真不爭氣。
抓了抓頭髮,雪玲起身關上電視,拿起外套,就朝門外走去。
與其一個人待著,還不如出去散散心吧。


司徒雪玲很喜歡買東西,可她從來不買女人喜愛的衣服與首飾,而總是買一堆在別人眼中看起來異常奇怪的東西,可雪玲對此卻樂此不疲,才外出一會兒,她手上就拿滿了戰利品。
感覺有些累了,雪玲就在一家露天咖啡館坐下,點了杯咖啡,休息起來。
五點多的夏日街頭,太陽才剛剛開始落下,夕陽籠罩在天際,雪玲微微瞇起眼,欣賞著這美麗的景象。
突然,女人的尖叫聲在大街上響起,雪玲下意識的轉頭望去,只見一個小女孩為了撿皮球而跑到了馬路中間,而此時正有一輛黑色轎車快速駛來。
雪玲想也沒想就立刻衝了出去,一把抱起小女孩,往一旁滾去,車在她們面前一米處停下,刺耳的剎車聲刮得雪玲耳膜生疼。
一陣沉默之後,司機慌亂的打開車門走下車,來到雪玲和小女孩面前,緊張的問道:「對,對不起,你們沒事吧?」
「沒事,你開車小心點。」本來也是這孩子不對自己跑到了街上,所以雪玲也不好意思多責怪司機,更何況對方的態度這麼好。
「齊格,我們要遲到了。」車內突然響起一個冷冰冰的聲音。
「可是,先生,我想帶她們去醫院看一看。」齊格有些為難的請求道。
「既然對方都說沒事了,你也不要多管閒事了。」車內的人明顯更不悅了。
齊格看了看車內,再轉頭看了看雪玲和小女孩,眼中滿是歉意。
「你去吧。」雪玲也不想讓這個好人為難,開口道。
「謝謝。」齊格感激的說道。
「不必客氣,你總好過某些有錢的冷血男人。」雪玲有些嘲諷的看了眼車內。
齊格一聽此話,臉色變得煞白,趕忙上車想要離開,卻不想車內人的動作比他更快一步,打開車門走了出來。
男子一出現,就引起周圍人的騷動,這個男人長得實在是太英俊了,剪裁貼身的手工西裝使他的身姿看起來更加的挺拔,端正的五官整合在一起只有一個帥字能夠形容,而此時他性感的薄唇緊抿在一起,透露出淡漠之意的黑色的雙眼正緊盯著雪玲,渾身散發出一種不容靠近的氣勢。
「先,先生,我們快離開吧。」齊格不希望這個女孩被遷怒,趕忙勸說道。
「閉嘴。」男人的語氣很差。
「是。」閉上嘴,齊格憐憫的看向膽敢與男子對視的雪玲。
展旭傲上下打量了一下站在自己眼前的少女,即使見慣了美人的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女擁有驚人的美貌,精緻的臉上透露出一絲不馴,一頭黑髮因其中挑染的幾絲紫發而顯得更加能襯托出她個人的風格,但最吸引人的卻是她一雙生動的眼睛,彷彿能把人吸入其中的眼睛,即使此時看起來如此狼狽,她也有著吸引人目光的資本。
但很可惜,雪玲的美貌並沒有引起展旭傲的憐惜,他依舊冰冷的嘲諷道:「如果你要醫藥費就請直接報數字,不要在這個裝無賴。」
我,我裝無賴???雪玲一聽此話,險些沒氣暈過去,她司徒雪玲是誰啊!需要為這麼點小錢在這裏裝無賴嗎?雪玲覺得自己被嚴重侮辱了。
看著雪玲氣得發抖的樣子,展旭傲突然覺得很有趣,但表面上卻依舊冷漠。
「你這個混蛋,不要這麼看不起人!」雪玲大吼。
「既然不要那就算了。」不耐煩的看了眼手錶,展旭傲知道不能再耽擱了,轉身準備上車離開。
「你這個傢伙,不要這麼目中無人。」雪玲擋在了展旭傲面前,不讓他離開。
受了侮辱不討回公道,這可不是她司徒雪玲的作風。
「女人,你很煩。」展旭傲冷冷的掃了雪玲一眼。
「男人,你很沙豬。」雪玲也冷笑了起來。
展旭傲細長的黑眸瞇了起來,眼中隱約有了些怒意。從來沒有人敢罵他是豬!
雪玲當然也不甘示弱的回瞪了過去,一時間,街上的人都看著這對俊男美女對瞪的樣子,雖然他們之間的氣氛很緊張,可在周圍人眼裏看來,這卻是一幅賞心悅目的畫面。
「先,先生,我們真的要遲到了。」齊格無奈的提醒道。
「走。」展旭傲忍住了火氣,秉性好男不和女鬥的準則,轉身準備上車。
卻不料雪玲竟然出人意料的踹了他小腿一腳,隨後揚起得意的笑容逕直從展旭傲的面前離開。
被她踹了一腳的展旭傲有些驚訝,這個女孩子的速度好快,他竟然沒躲過去?微微皺起眉,展旭傲的心中升起一絲戒備。
「先,先生?」發現展旭傲一直盯著雪玲離去的方向看,齊格膽顫心驚的喚了一聲。
希望你只是一個意外。展旭傲勾起唇角,彎腰重新回到車上,不然的話,我很高興的告訴你,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不過……你也需要付出一些代價。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管理人介紹

管理人:月光物語、月夜暮华


◆商业志

耽美
【銘顯出版社】《吸血迷情》

轻小说
【典藏阁】《风水》1-4完

言情
【龙马出版社】《黑猫,偷了心》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06/22 Foo]
[05/19 淘亞]
[03/21 coal]
[02/04 月光物语]
[02/03 懸]
[01/03 zanzou]
[11/12 米尔君]
[11/06 月光物语]

留言板


微博

RSS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魔女的糖果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