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魔女的糖果屋

个人志宣传地

2018/09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盗墓笔记 衍伸小說《郎骑竹马来》试阅

始之章


當解語花還是解雨臣的時候,他和許多小少爺一樣,刁蠻、任性、肆意妄為,是當地有名的小霸王。在年幼的解雨臣的認知中他的爺爺是無所不能的,而他可以在爺爺的庇護下永遠當個快樂的小少爺,所以當他被爺爺送到二爺那裏去的時候,很是不解。

那是一個深秋的下午,落葉鋪滿了整條街道,解九牽著解雨臣的手,踩著幹枯的落葉慢慢朝城中的另一邊走去,解雨臣對那邊很陌生,但他曾聽玩伴說起過,住在那邊的一位爺地位甚至高於他家,當時他還不屑的冷哼了一聲,他完全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人比他爺爺還要厲害。

當解雨臣被爺爺帶進那幢氣派的大宅子時,他有些愣,即使很不甘願承認,但這裏的確比他家還要氣派。

不過爺爺一定是最厲害的。年幼的解雨臣在心裏嘀咕。

「九爺,二爺已經在等您了。」

解九點了點頭,帶著解雨臣進入大廳,然後摸了摸他的腦袋,囑咐道:「留在這裏等我。」

雖然解雨臣在外面是個無法無天的小霸王,可在他爺爺面前就乖得像只溫順的小貓,所以聽見爺爺的叮囑後,他毫無異議的點了點頭,乖乖找了個椅子坐下,目送爺爺跟著帶路的管事去了內院。

當時的解雨臣不會知道,在內院的書房之中,他的爺爺與二爺的這次談話,將改變他一生的命運。

解九進入書房的時候,二月紅正坐在躺椅上聽收音機裏放的戲,嘴裏喃喃的跟著唱,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他也僅是掀起眼皮朝門口瞥了一眼。


  
「你真決定這樣做了?」二月紅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但是解九卻明白他在問什麼。

「嗯。」

「為什麼不考慮洗白?像吳老狗家幹得就不錯。」

「來不及了。」解九蒼老的臉上有掩不去的疲憊,「我的時間不多了,如果不讓他跟著你,我怕等我死後,他們娘兒倆會連皮都叫底下那群人給扒了,他是我們解家唯一的獨苗了,我不能讓他再出事。」

「繼續走這條路也不見得好。」

「走上再說吧,先把命保住才是真的,若他以後想洗白,那就自己幹。」

「成,既然你心意已決,那我就幫你一把,反正我家那三個小子早就說不會接手這事了,那就讓你家孫子一起擔了吧。」

解九樂了,「嘿,二爺,我說你不厚道啊,我只是想讓你保我孫子的命,你倒好,索性把自家的爛攤子也丟給他。」

「我可不是做善事的,既然你要保你孫子的命,自然要付出點代價,再說了,他也不吃虧,多一個盤口就是多一份保障。」二月紅回得理直氣壯。

解九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心裏對二月紅又是多了幾分感激。

解九很清楚二月紅與老九門中的其他人不同,老九門中大多數的人都是極其功利的,若沒有好處,是絕不會相互幫助,他們沒這份友愛心,但二爺不同,或許是因為他是唱戲的,他有藝術人的風花雪月情懷,他更容易對旁人產生同情心,他也可能是老九門中唯一一個不求回報也能給予幫助的人,所以在遇到這個難關的時候,解九才會選擇來求助他。

「走吧,去見見你那寶貝孫子。」二月紅關上收音機,從躺椅上站起身。

他的身形依舊挺拔,步子也依舊穩當,但望著他難掩蒼老的背影,解九不由的搖了搖頭,他們終究是老了。

解雨臣第一次見到二月紅的時候,只感覺這個老人很特別,明明已經是滿頭銀發的年紀,卻依舊讓人感覺風流倜儻,即使那張臉現在已經布滿皺紋,但依舊能看出他年輕的時候一定是個很英俊的男人。

「雨臣,這位是二月紅二爺,以後你就留在這裏跟他學唱戲。」

解九的話立刻引起解雨臣的強烈反彈。

「我不要!我不喜歡唱戲!」

「雨臣,我並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見。」解九雖然很疼愛這唯一的孫子,但應該強硬的時候,他也絕不會心軟。「從今天起你就留在這裏學唱戲,直到二爺說你可以回來,否則你就不要踏進解家一步。」

「不要,爺爺,你不要丟下我!」解雨臣慌了,他緊緊抓住解九的衣角,滿臉哀求的望著他,希望這個最疼愛他的爺爺能改變主意,但最後解雨臣還是失望了,解九絲毫不為所動的從他的手中拽出被抓住的衣角,將他推到二月紅的面前。

「雨臣就麻煩你了,二爺。」

二月紅點了點頭。

低下頭最後注視了自己心愛的小孫子一眼,解九狠狠心,放開了他,轉身朝門口走去。

「爺爺!爺爺!」解雨臣大叫著想要抓上他,卻被二月紅的人攔了下來。

    「爺爺,不要丟下我!爺爺!」淒慘的大叫聲終究還是沒有喚住解九的腳步,當解九的身影從大宅的門口消失後,解雨臣憤怒的撞開緊緊抓住自己的人,轉身惡狠狠的瞪著二月紅。

「我不會跟你學唱戲,放我回家!」

二月紅沒有理會解雨臣,返身坐到大廳的主座上,管事立刻為他送上煙管。

「喂!你到底什麼意思!」解雨臣不滿的瞪著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吸著煙的二月紅。

「秦三。」

管事姓秦,名守,在家排行老三,故常被人叫做秦三。

聽見二月紅的叫喚,秦三立刻湊到他跟前,彎腰聽候吩咐。

「找個地方把他關起來,他什麼時候想通肯乖乖留下了,再放他出來。」二月紅冷冷淡淡的說道。

「是,二爺。」

秦三沖站在旁邊的夥計使了個眼色,其中一個長得人高馬大的男人就將解雨臣扛起,跟著秦三朝大廳外走去。

「你不能這麼做!我爺爺知道了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放開我!放開我!」這個突然的變故把解雨臣嚇到了,他一邊用力的掙紮,一邊沖二月紅大吼大叫。

     但無人理會他。

直到解雨臣的聲音再也傳不到二月紅的耳中,他才睜開半眯起的眼,有些無奈的苦笑。

「小解九啊小解九,你家孫子可真不怎麼好管教啊。」




解雨臣一開始以為二月紅不敢真把他餓死,所以咬緊牙關不肯服軟,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二月紅竟然真是鐵了心不准備放他出去,饑餓、寒冷與黑暗壓迫著年僅六歲的的解雨臣的神經,他終究是個孩子,他的意志力並不堅定,他的忍耐力也不夠,死亡對他來說是件充滿了恐懼的事,在硬撐了兩天之後,他終於還是討饒了。

解雨臣很清楚的記得他被從昏暗終日不見陽光的房間裏放出來的那天,二月紅站在陽光下,神情淡漠的看著已經餓得快暈過去的他,什麼安慰的話語也沒有,只扔了一句話給他。

「你該要扔掉小孩子的任性,長大了。」

當時的解雨臣並不明白,但不久之後,他就被殘酷的現實逼迫著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受了教訓的解雨臣終於安分,乖乖聽從秦三的安排洗澡、吃飯、睡覺,原以為能好好休息一日,卻不料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他就被秦三從溫暖的被窩中挖起來。

「幹什麼!你們家怎麼這麼沒規矩!」一肚子火的解雨臣毫不客氣的沖著秦三吼,發著他的大少爺脾氣。

秦三面不改色的聽著解雨臣叫罵,拖他起床的動作沒有停頓。

「二爺找您。」

「那個死老頭想幹嘛!」被這麼一折騰,解雨臣的睡意全消,他怒氣沖沖的從床上起來,抓起衣服往身上穿。

面對解雨臣的不敬,秦三掀起眼皮淡淡的掃了他一眼,目光中雖有不贊同,但他還是強忍了下來,語氣依舊恭敬的回道:「您去了就知道。」

梳洗完畢的解雨臣被秦三帶到後院的時候,天際才剛剛透出一絲亮光,但那裏已經聚集了很多人,解雨臣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眼睛瞬間發亮,他看出這些人是在訓練,但那飛簷走壁的訓練怎麼看都不可能出現在戲中,唯一的解釋就是用在那裏。

解雨臣雖然還小,但他朦朦朧朧中已經明白了自家是幹什麼的。雖然爺爺很少下地,但他也曾聽爺爺和其他叔叔討論過下地的事,年幼的解雨臣對那充滿危險與刺激的地方很感興趣,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進去看看,不過由於他年紀還小,解九從來都沒有對他進行過訓練。

難不成這個二爺准備訓練我了?這個念頭讓解雨臣的心情瞬間好轉,他看向二月紅的目光也不再那麼凶狠了。

「二爺,解少爺來了。」秦三帶著解雨臣走到正在看大家訓練的二月紅身邊,然後就退開了。

二月紅收回目光,低頭看向解雨臣,目光冷冷淡淡,「睡得好嗎?」

一大早被叫醒能好嗎?雖然心中很不滿,但一想到自己能馬上學到下地的技巧,解雨臣還是將不滿強壓了下來,點頭道:「睡得很好。」

「那麼就開始訓練吧。」

「好!」解雨臣立刻歡喜的答應了下來。

「秦三。」二月紅喚了一聲。

剛剛退下的秦三快步走了過來,他將手上捧著的一堆衣服遞給解雨臣。

解雨臣不明所以的接過,打開一看才發現這些衣服都是女孩子的衣服,他不解的看向二月紅,不明白他幹嘛給他女孩子的衣服。

「以後唱戲你就唱小旦的角兒,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就要學習當一個女孩,揣摩女性的心理。」

二月紅的解釋讓解雨臣暴怒,他氣憤的將衣服摔到地上,怒吼道:「開什麼玩笑!我是男孩!我才不要穿什麼女裝,做什麼女孩!」

「你沒有選擇的餘地,既然你爺爺已經把你交給我了,那你就要聽我的話。」二月紅沒有生氣,語氣依舊平穩冷淡。

「我爺爺知道你這麼對我,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你以為你爺爺不知道嗎?」

二月紅的話宛如一根針直刺解雨臣的心房,他蒼白著臉喃喃道:「不會的!爺爺才不會這樣對我!」

二月紅的眼中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厭倦,現在的解雨臣讓他很失望,若不是之前已經答應了解九,他根本就不想理會這個被慣壞的小鬼。

不過既然已經答應了,那就得做好。歎了口氣,二月紅打起精神道:「現在你只有兩個選擇。如果不學,就得一直被關在這裏,永遠別想回解家。如果學,我滿意了之後自然就會讓你回家。」

解雨臣咬緊下唇,在心中激烈的掙紮,前兩日差點被餓死的經驗告訴他,二月紅是個說到一定會做到的人,若他繼續和他死扛,自己不一定能贏,若退一步,他說不定還有機會回去告訴爺爺他在這裏所受的苦難。

解雨臣完全不相信二月紅所說的,他相信自己的爺爺一定不知道他在這裏受到了怎樣的待遇。

猶豫了半天,他終於還是決定讓步。「我學。」

解雨臣的回答讓二月紅不由得松了口氣,還好,還沒到無藥可救的地步。

「去把衣服換上吧,還好,從今天開始,只要你穿著女裝,你的名字就叫解語花。」

解雨臣握緊拳,感覺異常屈辱,他不止要變成女孩,竟然連名字也要被剝奪。

但當二月紅冷冷淡淡的目光掃來後,他還是彎下腰撿起了地上的衣服,跟著秦三去換衣服。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管理人介紹

管理人:月光物語、月夜暮华


◆商业志

耽美
【銘顯出版社】《吸血迷情》

轻小说
【典藏阁】《风水》1-4完

言情
【龙马出版社】《黑猫,偷了心》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06/22 Foo]
[05/19 淘亞]
[03/21 coal]
[02/04 月光物语]
[02/03 懸]
[01/03 zanzou]
[11/12 米尔君]
[11/06 月光物语]

留言板


微博

RSS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魔女的糖果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