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魔女的糖果屋

个人志宣传地

2017/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池袋西口公園衍伸小說 《King And Queen》
第一章試閱

当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後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著名的混沌理论蝴蝶效应指的就是一个微小的变化能带动巨大的连锁反应,而在初夏时到来的那个少年,也像蝴蝶效应一样,为我平凡的生活掀起一场巨大的龙卷风,但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个变化究竟是好还是坏,或许大家可以告诉我?

那麽,现在就让我把记忆倒退回今年的初夏。

 

与老妈交班後,我和往常一样跑去West Gate Park的长椅上发呆,这个时间公园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有匆匆赶路的上班族,也有无所事事的年轻人,或是年老的人在这里散步,我喜欢观察这些陌生人,他们都是如此真实的生活在这个城市中,他们身上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可以挖掘,作为一个不专业的专栏作者我需要用我这双并不怎麽敏锐的眼睛去寻找,虽然通常都是故事自己找上我的。

今天依旧是这样。

「请问您是真岛诚先生吗?」

悦耳轻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我微微偏过头,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正用局促,不确定的目光看著我。

眼前的女孩大约二十岁左右,身穿一袭白色的连身长裙,黑色的长发温顺的披散在她的肩上,在这妖孽丛生的池袋,眼前的少女宛如一朵出水的清莲。

为了安抚女孩的不安,我扬起温和的微笑点了点头,「我是。」

「太好了。」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後,女孩立刻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我听说有在池袋有任何麻烦都能来找您是吗?」

这种错误的观点到底是被怎麽传播出去,并且快速得到大家认可的呢?我很认真的进行反省,最後得出的结论,这一切应该都归功於崇子与猴子。

净爱给我添麻烦。我很自然的忽略其实我也很爱管麻烦事这点。不过抱怨归抱怨,让美女失望倒也不是我的作风,我决定分一点时间给眼前的少女。

我向长椅的左侧移了一点,然後拍了拍身边的空位道:「请坐。」

少女依言坐下,她显得有些紧张,双手不停的绞动衣服的下摆,表情也很犹豫,似乎在挣扎该怎麽说。

我没有催促她,转头继续看广场上的人们,耐心的等待著。

夏天真是个好季节,少女们总是毫不吝啬的展露她们优美的身体,但当我第N次看见从眼前经过的少女穿著短得几乎遮不住裙下风光的裙子时,我不得不开始担心她们遇见色狼的机率。

现在这个社会,像阿诚我这麽正直的男人可越来越少了,不过为什麽好女人都发现不了我的优点呢?反而总喜欢围在崇仔这座冰山身边,难道是想解暑吗?可冬天很容易冻坏啊。

「真岛先生。」似乎是终於想好说辞,坐在我身边的美丽少女再次开口。

我收回放在其他少女身上的视线,偏头看她,等待下文。

「我想请您帮帮我弟弟。」话落,少女向我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赶忙扶住她的肩膀,让她重新坐好,「呃......请问你该怎麽称呼?」

「川口,川口真樱。」

「那川口小姐你能说明一下具体的情况吗?」

点点头,真樱缓缓向我道出事情的缘由。

「我的弟弟小绪最近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事,他开始逃课,老师已经来过家里好几次,但我们父母最近在国外出差,我已经过告诫他不能再逃课,可他似乎并没有听进,最近甚至还出现夜不归宿的情况,我向他追问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可他一直都不愿意告诉我。」

我露出苦恼的笑容打断她,「那个,川口小姐,这种事应该去找老师或你父母商量吧?」

「不,我觉得这种事只有您能帮我,我已经见到他和几个看起来很吓人的男人在一起好几次了,我相信他一定遇见了什麽麻烦,我实在没有人可以商量,所以只能请您帮忙,求求您帮帮我弟弟。」真樱小姐交握在胸前的双手微微颤抖,脸上满是焦虑,看得出她十分担心自己的弟弟。

抓了抓脸颊,我有些烦恼,虽然被大家称为池袋的麻烦终结者,但这不代表我有能力成为青少年的心理顾问啊。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真樱小姐突然伸手抓住我的手,脸上带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企求我,「真岛先生,我不能不管我弟弟,求求您帮帮我。」

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我想我这一辈子都对女人的眼泪没有办法。

「我知道了。」

听见我的应许,真樱小姐原本充斥著忧愁的双眼一下子亮了,谈了这麽久的话,她终於在我面前展露微笑。

能让漂亮的女孩开心,我的心情也终於变得愉快一些。

「明天能请你弟弟来这里见我一面吗?」

「是,明天我一定把他带来,真是太感谢您了。」真樱小姐再次向我鞠躬表达谢意,弄得我十分不好意思。

「那明天这个时间再见。」

真樱小姐点点头,起身向我告辞。「明天见,真岛先生。」

我抬手向她挥了挥,「你才比我小几岁吧,叫我先生会显得我很老哎,你就叫我阿诚吧。」

真樱小姐微微一怔,随即笑著点头。

目送真樱小姐的身影远去,我长长的舒了口气。

「什麽呀,原来委托人,我还以为阿诚你的春天终於来了。」冰冷略带嘲讽的声音突然在我身边响起,我被吓了一跳。

铁青著脸转头,我看见骚包的国王正站在身後,也不知道待了多久。

崇仔身穿Lounge Lizard本季的新品,充满英伦格调的格子恤衫,军事主题的长身外套以及绒制的绅士帽穿在他身上,宛如该品牌的代言人一般,适合得让我感觉异常刺眼。

低头看看自己的穿著,我立刻郁闷了,这个家夥简直就是男人的公敌!

「听G少年说阿诚正和一个美女愉快的交谈,我还以为你的春天到了,所以就顺路过来看看,没想到只是一场误会。」不用我邀请,崇仔就毫不客气的在我身边坐下。

「真是抱歉啊,我就是这麽没女人缘。」恼羞成怒的瞪了崇仔一眼,我抿紧唇生闷气。

瞥了我两眼,似乎是觉得我的表情十分有趣,崇仔的万年冰山脸上露出一抹淡薄的笑容,就好象我娱乐了他一样......这个认知让我的心情变得更低落。

似乎是看够了我挫败的表情,崇仔缓缓开口道:「这次又有什麽有趣的事?」

「什麽也没有,我只是去当青少年的心理辅导老师。」心情郁闷的我回答得无精打采。

「哦~」崇仔的尾音轻扬,似乎来了有趣,「这方面我很有经验哦,要不要向我讨教一下?」

「你?」我瞪大眼,实在无法把崇仔和温和的心理辅导老师联系在一起,这画面实在是太惊竦了。

「G少年也很需要谈心的对象啊。」崇仔轻笑一声,替我解答了疑惑。

「你们竟然会好好的沟通?我还以为是拳头下的教育呢。」

「我可不是暴君。」崇仔瞥了我一眼,「虽然有时的确要加入一点切磋。」

我忍不住暴笑起来。

「我可是很好心的在提供帮助,你似乎很不领情呀。」崇仔微微眯起眼,表情又恢复成冰冷冰的模样。

小气的国王,只准他嘲笑别人,就不容别人小小的笑话他一下。我努力把笑意咽进肚子,露出一本正经的表情回道:「你的那套教育方式不适合我,我还是用我自己的方式来教育小孩子吧。」

「随你。」崇仔起身舒展四肢,柔韧的身体宛如猎豹般迷人,让我不自觉的看入迷。

「你不要因为没有女人,所以就对著男人流口水。」国王略带嘲讽的瞥了我一眼。

「才没有。」讪讪的收回视线,我的耳朵微微发烫。

「那我先走了,有好玩的事记得告诉我。」

「是是。」

目送崇仔宛如高贵的国王一般被保镖护送著离开,我单手托著下巴,疑惑的想在读书的时候怎麽就没发现他这麽会摆架子呢,还是因为这家夥的性子根本就是被那群小鬼惯出来的?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管理人介紹

管理人:月光物語、月夜暮华


◆商业志

耽美
【銘顯出版社】《吸血迷情》

轻小说
【典藏阁】《风水》1-4完

言情
【龙马出版社】《黑猫,偷了心》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06/22 Foo]
[05/19 淘亞]
[03/21 coal]
[02/04 月光物语]
[02/03 懸]
[01/03 zanzou]
[11/12 米尔君]
[11/06 月光物语]

留言板


微博

RSS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魔女的糖果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