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魔女的糖果屋

个人志宣传地

2017/09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原创个人志《情网之偏执爱》

第一章(上) 试阅

韩秋铭坐在操场的角落里,仰头望著湛蓝的天空,周围嘈杂的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关,他现在的心情很好,他的室友在昨天出狱了,每当有人出狱,他都会觉得很高兴,因为他感受到希望的存在。

他被判了八年刑期,不过入狱的三年里他一直都表现得很好,他相信用不了八年时间他就能离开这里。

原本在各自活动的犯人像是被什麽东西刺激到了,突然变得异常兴奋,他们冲到铁丝网旁,对著外面指指点点。

「嘿,这次的货色似乎不错啊,那个金发小妞看起来够味!」

「我觉得那个棕色头发的不错,哦,这次真不错,竟然还有一个东方人。」

东方人?这个词吸引了韩秋铭的注意,他拉回神游的神志起身走到铁丝网旁。

今天新来的犯人正在狱警的带领下走进这个铁牢,排成一排的他们仿佛可怜的猎物一般任由众人打量、审视,犯人们的眼中流露出贪婪的光彩。

这里是监狱,没有女人,男人们如果要发泄欲望只有自己打手枪或者鸡奸另一个男人,虽然他们之中大部分人并不是同性恋,强奸别人也只是为了发泄,但只要是个人就总会希望自己的性爱对象是个美人。

这次一共来了七个人,除了三个是中年人不做考虑之外,另外四个年轻人显然让大家十分满意,特别是走在最後尽力想让自己变得不显眼,却依旧是众人关注焦点的东方少年。

少年是个很漂亮的混血儿,柔软的黑色短发覆在其白皙的额头上,使他的脸看起来更加小,被浓密的睫毛半遮掩住的银灰色眼眸中透露出几分不安,红嫩的双唇紧紧抿在一起,使他给人感觉更加纤细柔弱。

在监狱外,或许大家会因他的这份美貌而给予许多优惠,但在这里漂亮只会给他带来巨大的灾难。韩秋铭用怜悯的目光看著黑发少年。

「秋,为什麽一样都是东方人,你就没这小子长得标致呢。」和韩秋铭熟识的查尔打趣道。

收回目光,韩秋铭推了下鼻梁上的镜框,露出懒洋洋的笑容道:「长得标致在这里只会受难而已。」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长满胡须的下巴,韩秋铭的表情显得意味深长。

「说得也是。」查尔点头表示赞同,「这些可怜的家夥今晚想必会受到热情的接待。」

韩秋铭没有附和,他的目光再次扫向那黑发少年。意外的,这次少年的目光刚好与他对上,明明已经害怕得浑身都在颤抖,可那双银灰色眼却没有任何波动,一丝奇异的不协调感在韩秋铭心中萌生。

 

霍茨监狱是位於美国芝加哥州的一间私人监狱,整个监狱由A、B、C三栋楼组成,A栋关押的是终身监禁的囚犯,这里是整个监狱最混乱,也是死亡人数最多的地方。

B栋关押的是一般囚犯,这里的冲突虽然不比A栋少,但因为大家都有希望离开监狱,所以也不至於太过火,不过这里的势力分布异常复杂。

C栋的囚犯人数是最少的,大部分都是在B栋混不下去请求监狱保护的告密犯人或是年纪太大,在B栋无法自保的人,所有犯人都看不起C栋的人,对他们来说进入C栋是种耻辱,是对他们自尊的践踏。


放风结束後,韩秋铭回到自己的牢房,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新室友已经来了,虽然对方正背对著他整理东西,但一瞧见那头漂亮的黑发,他就知道对方的身份了。

微微叹了口气,韩秋铭觉得有些头疼,这个人绝对是个麻烦,而如今这个麻烦却和自己住在一起,虽然韩秋铭知道自己可以不管他,但是……想到某人,韩秋铭有些失神。

过了好一会儿,韩秋铭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正巧少年转身,看见他时,对方明显被吓了一跳。

「你好。」韩秋铭向少年打了声招呼,不管如何他们都要同住很长一段时间。

少年怯生生的看向韩秋铭,脸上有难以掩饰的不安。

这种纯洁的小白羊在这里该怎麽活啊。韩秋铭暗暗叹了口气。

等了许久,少年才小小声的开口道:「你,你好,我,我叫安生。」

「平安的生活吗?是个很不错的名字。」韩秋铭冲他笑了笑,「我叫韩秋铭。」

察觉到韩秋铭对自己的态度十分友善,安生不安的心情终於有所缓和,他悄悄抬起头打量起韩秋铭。

韩秋铭的黑发黑眸让他十分有亲切感,这让他想起自己早逝的母亲,不过那张脸却让胡子给遮掩了大半,在加上架在鼻梁上的厚重眼镜,使他显得十分邋遢。

「我这里没有什麽规矩,你随意就好。」懒得继续和安生大眼瞪小眼,韩秋铭丢下这句话後便躺到床上,随手抓了本书看。

韩秋铭的眼角扫到安生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麽,但他没搭理,安生最後只好转身默默的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

啊,麻烦麻烦麻烦,今天晚上该怎麽过?韩秋铭觉得十分烦躁。

 

当狱警点完最後一次名後,整栋楼变得异常安静,大家似乎都准备入睡,但只要细细观察一番就能发现他们只是在等待,那一双双猛兽般的眼睛闪烁著兴奋的光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韩秋铭的心情越来越紧张,他抬眼扫了扫自己的上铺,安生已经许久没有发出过声响,似乎已经睡著了。

当第一个脚步声响起时,安静被瞬间打破。

韩秋铭听见很多人朝自己的牢房跑来,没一会儿,他牢房的门就被打开。

「秋,你今晚要不要换个房间?」

韩秋铭翻身坐起,看见来人只是B栋的小头目马克後,微微松了口气,细微的声音在自己头上响起,韩秋铭抬头就看见他以为已经睡著的安生从上铺露出小半张脸,漂亮的银灰色眸中闪动著不安的情绪。

像柔弱的小动物一样。韩秋铭烦躁的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各种思绪在脑海中闪过,到底要不要救他?

最後他抬起头冲马克笑道:「他能不能让给我?」

马克露出惊讶的表情,「秋,我以为你对男人不感兴趣。」

「凡事都有例外嘛,这小鬼长得很合我口味。」韩秋铭从枕头下摸出一包烟朝马克走去,「如何?能不能通融一下?」话落,他将烟塞到马克手中。

在监狱中,烟是很珍贵的东西,但韩秋铭总能弄到许多别人弄不到的东西,这也是为什麽只有三脚猫功夫的韩秋铭能平安的在监狱中待上三年却不被人找麻烦的原因之一。

虽然遗憾不能当第一个上这个小鬼的人,但马克也不想轻易得罪韩秋铭,犹豫了一下,他只好满脸遗憾的收起烟,「好吧,就今天一晚。」

「谢啦。」韩秋铭稍稍松了口气,感激的拍了拍马克的肩。

目送马克一行人离开後,韩秋铭吐了口气,转过身他就对上了安生的眼,下一秒,他就将安生从上铺抓下,压倒在自己的床上。

「你要干什麽!」安生激烈的反抗。

「安静。」韩秋铭用身体压住安生,低声警告道,「你如果不想被那群家夥轮奸就给我安静下来。」

安生发出一声如同小动物般无助呜咽声,身体不住的颤抖著。

「我不会对你做什麽,但总归要演戏给他们看,不然很快就会有其他人进来。」韩秋铭拍了拍安生的後背,安抚道。

听见韩秋铭的话,安生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看他,目光中满是不解。

「和男人做过爱吗?」韩秋铭问。

安生摇了摇头。

「运气真不错,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竟然还能平安长这麽大。」韩秋铭轻笑。

「有人想这麽做,但被我杀了。」安生小声回道。

韩秋铭的笑声一下子卡在喉咙里,过了好半晌才问,「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进来的?」

「对。」

「性子还真烈。」韩秋铭苦笑,「不过你或许要习惯和男人做爱了。」

安生的眼中流露出恐慌。

韩秋铭有些不忍,他移开目光,手却慢慢滑到安生的下身,探进他的裤中。

安生的身体猛然一颤,但因全身都被韩秋铭压住,所以无法逃脱。

「我不会进入,只是帮你手淫,记得发出点声音来,托你这张漂亮的脸福,我们牢房已经成为全监狱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了。」

经韩秋铭这麽一提醒,安生越过他的肩膀望去,发现牢房附近果然站了许多人,但不知碍於什麽原因,他们都没有靠近。

下体突然被人握住,安生的神志被猛然拉回,喉咙中无意识的溢出轻哼。

「你听好,如果不想被这里每个人都上一遍,就尽快去找个靠山。」韩秋铭靠在安生耳边轻语,手不快不慢的揉捏著安生的性器,他没想到安生看起来小小的,那里的东西可不小。

「这里各派的分布都杂乱,不过总体来说可以分为四个势力,掌管大部分黑人势力的托马你可以不用考虑了,他不喜欢男人,疯狗也不要考虑,那家夥就是个变态,你最好离他远远的,奥斯丁和布兰德是个不错的选择。」

「呜……」

怀中的少年发出低低的呻吟,韩秋铭下意识的朝他看了一眼,下一秒,他就觉得自己也硬了。

少年面色潮红,红嫩的双唇变得更湿润,吐露出最美妙的声音,那双银灰色的眸泛起泪光,使他看起来更加无助诱人,少年如同最上等的催情剂勾起人内心深处的欲望。

干,男人长得这麽妖孽活该被人上!韩秋铭在心里低咒一声。

感觉顶住自己大腿的坚挺,少年对上韩秋铭,察觉到他清明的眸中也泛起欲望的光彩。

「好人果然不能随意做。」韩秋铭露出苦笑,原本撑在安生耳边的手下滑握住自己的欲望,他双膝撑在床上,压低身体遮掩住身後的目光,一手揉捏安生的欲望,一手则拼命套弄自己的欲望,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狼狈。

「自己把衣服脱了,双脚环到我的腰上。」虽然已经陷入欲海中,可韩秋铭还是准确的下达了下一步命令。

看著闭起双眼的韩秋铭,安生的眸中闪过一丝深沈,但他还是按照韩秋铭的话脱掉衣服,将脚环上他的腰。

「妈的,你怎麽还不射。」已经揉得手都酸的韩秋铭忍不住抱怨,两手都在忙的他还不得不挺动腰,模仿两人在交合的动作。「简直比真和你做还累。」

听见韩秋铭虽不断在自己耳边抱怨,却还在尽心尽力的演戏,安生忍不住勾起唇角,因陷入激情而闭起双眼的韩秋铭没有看见少年脸上豔丽的笑容。

先到达高峰的韩秋铭身体猛的一颤,白色的液体就射到安生白皙的身体上,整个人也无力的瘫在他身上。

「呼,累死我了。」感觉自己另一只手握住的性器微微一跳动,一股热液喷在他的手上。

「大叔,你的体力可不怎麽好。」安生轻笑。

「我可不是什麽大叔,我才二十五岁,你多大了?」忙於清理两人下半身的韩秋铭并没有注意到少年的语气少了那丝怯懦。

「十八。」安生趴在床上看著脱下衣服擦洗身体的韩秋铭,意外的发现这个看起来邋遢的家夥竟然有一副好身材,典型的东方人的修长骨架上覆盖著匀称的肌肉,看起来异常养眼。「你真的只有二十五吗?大家都说东方人看起来不易老,可这点在你身上却刚好相反嘛。」

「你有空关心这个,还不如想想明天该怎麽过。」重新穿上衣服的韩秋铭转过头看见还赖在自己床上的少年,微微皱起眉头,「你……」怎麽给人感觉和之前不一样?

韩秋铭还没把话问出口,就见安生垂下眼,双手扭住自己的衣服下摆,怯生生的问:「我能不能跟著你?」

「跟我可没用,我护不了你。」韩秋铭摆手,「我今天是一时鬼迷心窍才救了你,要我一直护到你出狱是绝对没可能的。」

「为什麽?」安生的眼中泛起泪光。

「什麽为什麽?当然是因为我能力不够,你要找靠山就去找最大的,凭你这张脸一定没问题。」韩秋铭打了个哈欠,开口赶人,「回你的床上去睡觉,累死我了。」

哀怨的扫了韩秋铭一眼,安生乖乖的爬上自己的床。

 


昨晚折腾了大半夜,导致嗜睡的韩秋铭早上完全爬不起来,最後被安生硬拖起来,一走进餐厅,打著哈欠的韩秋铭就被人拦下。

「秋,布兰德找你。」

目光在餐厅内一扫,韩秋铭很快就看见布兰德的身影,刚想走过去,却被人拉住衣角,转头就看见安生一副被抛弃的模样。

同情心真是害死人啊。韩秋铭在心中哀号,可还是狠不下心扔下安生,最後只好带安生一起走到布兰德那里。

看见安生,布兰德微微皱起眉,他抬了抬下巴,示意手下带他坐到另一桌去,安生虽然不愿意,但见韩秋铭这次没有阻止的意思,只好不甘不愿的被带走。

「找我有什麽事?」韩秋铭趴在桌上昏昏沈沈的问。

「你准备护著那小鬼?」布兰德将早已准备好的早餐推到韩秋铭面前。

「怎麽可能,我可没这本事。」韩秋铭还是趴在桌上不动。

「你心里清楚最好。」布兰德扫了安生一眼,发现他一直在紧盯这里,露出一丝冷笑,「那小鬼的脸太容易惹麻烦了,我不希望他连累你。」

「你把他接收了如何?」韩秋铭问。

「你在开玩笑吗?快点起来吃东西,早餐时间快结束了。」见韩秋铭依旧趴著不动,布兰德终於看不下去,动手将他拉起来。

「我看起来像开玩笑吗?」睡眠不足导致韩秋铭胃口也变差,但在布兰德的紧迫盯人下,他只好拿起叉子吃东西。

「我对他没兴趣。」

「为什麽?这小鬼长得这麽漂亮,而且他也很符合你的口味,你不是喜欢黑发的人吗?」

听见黑发两字,布兰德的目光下意识落在韩秋铭身上,但他只是安静的吃东西,一丝苦笑在唇边浮现,布兰德移开视线,努力保持平静的问:「你为什麽对他这麽好?不但昨天帮了他,今天还特地为他做说客?」

「大概是同乡情结作祟吧,很难得能遇见一个和我一样讲中文的人,所以不想看一个好好的孩子被糟蹋。」吃了两口後,韩秋铭就把盘子推到一旁,不想再动。

布兰德却将盘子再次推到他面前,「吃这麽少对你的胃不好。」眼见韩秋铭根本不愿听他的,他又加了一句,「吃下去,我会考虑你的提议。」

撇了撇嘴,韩秋铭不甘不愿的继续塞食物,好不容易吃完了,他将盘子一推,抬头看布兰德,「你的回答呢?」

「既然是你的希望,那我就答应,不过我不会收他当床伴纳入保护之下,我只是收他入我这派而已,能不能保护自己的贞操要看他自己。」

眼见布兰德没有回转的余地,韩秋铭只好点头,加入布兰德的帮派最起码能杜绝一些小人物的窥视,总比什麽保护都没好。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管理人介紹

管理人:月光物語、月夜暮华


◆商业志

耽美
【銘顯出版社】《吸血迷情》

轻小说
【典藏阁】《风水》1-4完

言情
【龙马出版社】《黑猫,偷了心》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06/22 Foo]
[05/19 淘亞]
[03/21 coal]
[02/04 月光物语]
[02/03 懸]
[01/03 zanzou]
[11/12 米尔君]
[11/06 月光物语]

留言板


微博

RSS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魔女的糖果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