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魔女的糖果屋

个人志宣传地

2018/04    0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原创个人志《情网之偏执爱》

第二章 试阅

布兰德坐在操场的铁椅上,他手下的人正三五成群的或站或坐在他周围聊天,布兰德的蓝眸笔直穿过人群落在不远处的两人身上,漂亮的少年正亲密的抱著青年的手臂与他讲话,似乎对方说了让他不愉快的话,他不满的撅起嘴,但当青年安抚性的揉了揉他的头发後,他的表情终於有所缓和,然後不甘不愿的离开青年的身边。

「你们,去旁边。」

布兰德的声音并不大,相反可以说很低沈,但是正在聊天的众人却听见了,大家虽然感到疑惑,但还是依言走到稍远的地方去。

朝布兰德这边走来的安生在看见大家往旁边走去後,脚步微微一停顿便跟著他们往旁边移,在韩秋铭的多次告诫下,只要自己一与他分开後,安生就会选择待在比利身边。

「小鬼,过来。」

听见布兰德的叫唤,安生虽不解但还是乖乖移动方向朝他走去。

站在布兰德面前,安生不安的低著头等他说话。

沈默的盯著眼前这个在自己的注视下几乎要发抖的少年,布兰德过了好半晌才开口:「离秋远一点。」

「为什麽?」安生几乎是立刻就抬头问。

布兰德的眸中透露出阴郁的光彩,他缓缓开口,语速很慢,但每一个字都异常清晰。

「因为我不喜欢。」

布兰德的五官很刚毅端正,平时不说话时就让人感觉很有威严,当他故意想给人压力时,这份威严简直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不,你无权干涉秋的生活。」

布兰德挑眉,他没想到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安生竟然能顶住他施加的压力还回嘴。

见安生这麽不识好歹,布兰德也不再客气,不屑的轻哼道,「靠我的庇护才能安稳的生存下来的你有什麽资格说这种话。」

「你……」安生咬紧下唇,显得很恼火。

「小鬼,你最好搞清楚你自己的处境。」布兰德的目光中满是轻视。

安生握紧拳,突然抬头冲著布兰德吼道:「我不要。」

「什麽?」

「如果你要我离开秋,那麽我情愿不要你的庇护。」

听了安生的话後,布兰德笑了,他笑得异常冷酷,「很好,记住你所说的话。」

一直偷偷注意这边情况的众人在看见布兰德的笑容後硬生生打了个寒颤。

谁都没有注意到坐在远处的疯狗始终注视著布兰德和安生,他苍白神经质的脸上闪过若有所思的光彩。

 

安生刚离开没多久,查尔就来到了韩秋铭的身边,两人一同走向一个隐蔽的角落。

将查尔需要的东西全部丢给他後,韩秋铭舒爽得伸了个懒腰,感觉浑身轻松,身上带那麽多违禁品的感觉可不好。

查尔清点好物品满意的点点头,称赞道:「果然还是秋你厉害,这麽难弄的东西都给你弄到了。」

「你也知道难弄?」韩秋铭不满的瞪了查尔一眼,「知道难弄还给我出难题。」

「嘿嘿,还不因为只有你能弄到嘛。」查尔赶忙露出讨好的笑容。

哼了一声,韩秋铭倒也没继续抱怨。

「给,这是这次大家要的东西。」

「你们是不是太夸张了,真以为我是多啦A梦啊,要什麽就能变什麽。」

「多什麽?」查尔迷惑的问。

挥挥手,韩秋铭懒得和这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说明什麽是多啦A梦,反正这个脑子里只有打打杀杀的家夥是肯定不会理解的。

「秋,你也知道大家待牢里空虚得很……」

「又不是女人,空虚个屁。」

查尔只得苦笑,他也清楚这麽频繁得让韩秋铭带东西进来是为难他了,但谁让这监狱里只有他能耐这麽大,什麽都能弄到。

「让你的人收敛点,一直叫我带东西进来我也很难办。」

「是是是。」见韩秋铭松口,查尔赶忙点头应和,并将纸条塞到他手里。

收起纸条,韩秋铭刚准备离开,却被查尔拦下。

「还有什麽事?」韩秋铭疑惑的问。

查尔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问:「安生究竟是不是布兰德的床伴?」

「为什麽这麽问?」韩秋铭一惊,但表面还是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反问。

「总觉得他粘你的时间比较长。」

「那当然,算上睡觉的时间他一天中最起码有一半时间要和我在一起。」韩秋铭摊手答道。

「哈哈,我当然不是指这个。」查尔大笑,「不过总觉得他和布兰德并不怎麽亲密,很多人都在暗地里蠢蠢欲动呢。」

「你不会也心动了吧?」

「我可不想惹麻烦,你们中国人有句古话说得好,叫红颜祸水,我没说错吧?秋。」

「真意外你竟然会知道这个。」

「啊,你可别太小看我了。」

「是是。」韩秋铭笑了起来。

「总之这句话也送给你,很多人都在暗底探究布兰德和安生的关系,随手都准备出手,秋,你可别被牵扯进去。」查尔露出认真的表情告诫道。

「我会小心的。」感受到查尔对自己的关心,韩秋铭笑著点点头。

撇过头,查尔不好意思的抠了抠脸颊。

虽然不明白布兰德为什麽会喜欢韩秋铭,但此时此刻,查尔也不得不承认,韩秋铭的笑容真的很迷人,有种让人很安心的感觉。 



与查尔分开後,韩秋铭寻找起安生的身影,没花多少时间他便在操场的墙角边找到他,韩秋铭微皱起眉,查尔刚才和他说的话让他心生警觉,他觉得有必要让安生知道一下自己的处境。

这个小混蛋大概被他保护得太好了,完全没有危机意识,竟然敢独自一人待在角落里,不怕被人拖去轮奸吗!韩秋铭一边在心里碎碎念,一边走向安生。

靠站在墙边,半个身子都隐藏在阴影中的安生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韩秋铭越接近他就越感到怪异,这样的安生竟然让他产生一种很危险的感觉,韩秋铭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没有再接近他。

从自己思绪中回过神的安生刚一抬头就看见距离自己几步之远的韩秋铭,发现他正用复杂的眼神注视著自己,不禁疑惑的问道:「怎麽了?」

韩秋铭按耐下心中的怪异感,恢复成往日懒洋洋的样子挑眉道:「就算有布兰德的庇护,你也不能胆大到一个人躲在这里隐蔽的地方啊。」

安生抿了抿唇,迟疑片刻还是决定不把自己与布兰德决裂的事情告诉他,他既不想让韩秋铭担心,也不想听他唠叨。

「发什麽呆呢?」韩秋铭见安生两眼无神的盯著自己,疑惑的挥挥手唤道。

「没什麽。」安生展露笑颜,撒娇似的走上前抱住韩秋铭的手臂。

明知安生没有对自己说实话,但韩秋铭也没有探究别人隐私的兴趣。

正巧这时放风结束的铃声响起,韩秋铭拉著安生朝操场门口走去。

 

韩秋铭抱著洗好的被子朝医务室走去,刚准备敲门就听见房间里传出细微暧昧的呻吟声,抿了抿唇,韩秋铭无奈的抱著被子走到稍远的地方耐心等待。

距离上次查尔给他忠告的日子已经过了好几天,韩秋铭警戒了好几天,但什麽事都没发生,他想应该是查尔多虑了。

但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他总觉得安生与布兰德那群人的关系似乎太过冷淡了,不知道的人根本不会把他们联想为一夥人,看样子他要叮嘱安生一番了。

就当韩秋铭等得快要打瞌睡时,医务室的门终於被打开,一个看起来十分有男人味的男人带著满足的表情从房间内走出,看见韩秋铭时,朝他微微一笑。

「抱歉啊,秋,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菲比太美味了,不是吗?」韩秋铭眨了眨眼,笑道。

男人竖起麽指,然後哼著小曲走掉了。

韩秋铭舒展了一下僵硬的四肢,算算时间推测菲比应该已经梳洗完毕後才走进医务室,刚进房间就被人从身後环抱住,一个温热的气息拂过他的耳际。

「来很久了吗?」

「刚才的人没有喂饱你吗?」韩秋铭将身後的人从自己背上扯下,转过身笑问。

身後的男人有著一张美得雌雄难辨的漂亮脸蛋,长及腰际的金发与一双漂亮的蓝眸再配上那比一般男子都要来得瘦弱的身体,菲比看起来就像一个美豔的少女一般。

「呵呵,我可不是这麽容易被满足的。」红嫩的舌头舔过唇,菲比眯起眼,笑得十分淫乱。

「那种男人都满足不了你,你就别指望我了。」

「你不一样。」菲比的手臂再次环上韩秋铭的脖子,唇紧帖著他的耳朵轻喃道:「你是特别的。」

「承蒙你厚爱。」韩秋铭苦笑,再次将菲比从自己的身上拉下来,「不过我可不想死在你床上。」

「我的床随时为你准备著。」

「我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韩秋铭询问起自己关心的事。

「当然。」朝韩秋铭抛了个媚眼,菲比转身走进自己的休息室,不一会儿便拿著一个袋子走出来。

打开袋子,韩秋铭清点了一下里面的东西後,满意的点点头。

「多谢。」

菲比在椅子上坐下,动作漂亮的打开打火机点了根烟,用力吸了一口,再将烟吐出後才开口:「不用客气,就算不是因为诺亚的关系,只要你开口我都会尽全力达成。」

「我哥最近好吗?」

「夏?」菲比扬了扬眉,神情中流露出一丝羡慕,「有诺亚在他身边,他怎麽可能过得不好?」

「说得也是。」韩秋铭一边点头表示认同,一边将纸袋中的物品拿出,仔细的藏到身上。

「听说你最近很护一个小鬼?」菲比单手支著下巴,八卦的追问。

「没想到男人八卦起来也这麽夸张。」

「没办法,谁让秋你太引人注目了呢,你的一举一动都被人关注著。」

「我可不想要这麽高级别的待遇。」

韩秋铭很清楚自己的身手在这里连最基本的自保都无法做到,他之所以能平安的待到现在没被揍,也没被强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头脑,他凭借自己的小聪明在各势力之间周旋,保持著微妙的平衡,但这种平衡是很容易被打破的,所以韩秋铭一直都努力保持低调,不想惹到任何一派势力,原本他做得很好也很成功,但安生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一切。

韩秋铭暗暗叹气,再次感叹好人真不是那麽好做的。他知道自己应该丢开安生继续保持他的低调作风,可是……只因为安生与那人的一丝相似,他就知道自己永远都无法丢下他。

「秋,你千万不要做危险的事。」菲比眯起眼,眸中闪过一丝担忧。

「安啦,我知道该怎麽做。」虽然韩秋铭自己也没有把握,但他不想让菲比担心。

「最好是这样。」

将东西全部藏好,确定没人能看出後,韩秋铭拍了拍衣服,准备告辞。「那麽我先走了。」

「凡事都要小心,你也不想让夏担心吧。」

「我知道了。」

 

安生一边排队领饭,一边频频回望餐厅的入口,下午的工作结束後,韩秋铭说自己要先将干净的床单送到医务室,之後才能来吃饭,於是便让安生先去餐厅。

只是送一下东西,怎麽会这麽慢。安生咬了咬下唇,在心里嘀咕。

频繁在回头的安生没有注意走在自己前面的人已经停下,猛然撞到对方的背上。

「好痛。」对方的肌肉硬得像块石头,安生捂著被撞疼的脑袋,低声叫了一下。

「臭小鬼,走路不长眼吗!」男人拽住安生的衣领,将他扯到自己面前。

「对不起,对不起。」安生吓得低头拼命道歉。

「光说对不起就行了吗!」对方显然不打算这麽轻易放过安生。

原本在安静排队的犯人们开始骚动起来,大家兴奋的看著两人,希望能发生点有趣的事。

「布兰德,看那里。」已经落坐开始吃饭的比利注意到队伍那边的情况,他敲了敲桌子,示意布兰德看那边。

布兰德瞥了一眼就把注意力收回,「不用管他。」

「没有关系吗?秋不是拜托你照顾他?」比利挑眉问。

「他已经拒绝寻求我的庇护,我没理由再管他。」

拒绝?比利露出惊讶的表情,「这小鬼究竟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处境?」

布兰德仅是冷笑一声,没有答话。

「不过他为什麽突然拒绝你的保护?」比利好奇的追问,他相信其中一定有原由。

但比利的好奇之心很快就消失在布兰德冰冷的注视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比利觉得自己真是问了个傻问题,能让布兰德和一个小鬼较真,怎麽想也只可能是因为牵扯到秋嘛。

待布兰德低头吃饭後,比利重新将注意放回发生骚动的地方。

他知道布兰德只是在生气这个小鬼一直霸占著韩秋铭身边的位置,所以想给他点教训而已,但如果安生真出事,布兰德也不好向韩秋铭交代。

疯狗注意到布兰德并没有什麽举动,於是便朝与安生发生争执的男人点了点头。

男人用力将安生摔到地上,指了指胯下道:「爬过去就原谅你。」

安生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

「快爬快爬!」周围的犯人纷纷起哄。

「怎麽?不想爬吗?」男人见安生始终没有动,飞起一脚踢向安生的肚子,满脸傲慢。

「唔……」那一脚的力道大得安生感觉自己的肚子似乎要被踢爆了,他疼得脸发白,无力的蜷缩在地上。

「哈,真是个没用的小鬼,不如把屁股洗干净给老子我爽一爽,如果让我感觉爽了,以後我就给你撑腰如何?」

「想都别想。」

「哼,嘴巴挺硬啊,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巴硬还是你的骨头硬。」话落,男人的拳头就如雨点般砸到安生的身上。

刚走进餐厅,韩秋铭就发现大家围成一圈,似乎在看什麽热闹,他随手抓了个人问:「发生什麽事了?」

「是秋啊,你的室友被人揍了。」对方努了努嘴,示意韩秋铭看最里面。

「什麽!」韩秋铭惊呼一声,赶忙挤进人群中去。

好不容易挤到最里面,韩秋铭一眼就瞧见被打得凄惨的安生,连忙拉住还准备继续打的男人。

「黑熊,有什麽事可以好好说。」韩秋铭挡在安生身前,赔笑道。

「布兰德,秋来了。」韩秋铭一出手拉住黑熊就被眼尖的比利看见,吓得他立刻提醒布兰德。

布兰德抬头望去,微微眯起眼,但仍然没有起身。

「不去帮他吗?」比利不解的问。

「秋不会希望我这麽护著他的,看看情况,如果他解决不了我再出手。」

比利点点头,继续和布兰德观望事态的发展,准备随时出手。

见韩秋铭出手,黑熊皱了皱眉,表情虽然不甘愿,但最後还是收回拳头。「秋,这小鬼是你护的吗?」

「是室友,你把他打成重伤回去还不得我照顾,你也知道我这人心软,没法不管。」韩秋铭笑了笑,「他做什麽事惹你发这麽大的火?」

黑熊不留痕迹的扫了疯狗一眼,随即道:「这小鬼撞了我一下,让他赔罪他还嘴硬,不过算了,看在你的面子上这次我也不计较了。」

「多谢多谢,以後有什麽需要尽管吩咐。」黑熊隐秘的动作还是让韩秋铭瞧见了,但他依旧不动声色的赔笑。

点点头,黑熊转身离开,见没热闹看了,围观的众人也都散开。

韩秋铭蹲到安生面前问:「怎麽样?要去医务室看看吗?」

「不用,小伤而已。」嘴上虽这麽说,可安生还是疼得直皱眉。

简单查看了一下安生的伤口,确定没什麽大碍後,韩秋铭将安生扶起,「先忍忍,等吃完饭後我带你回牢房休息。」

点点头,安生捂著肚子跟著韩秋铭找了个空位坐下。

「坐著等我,我去打饭。」

目送韩秋铭远去,安生伸手抹了下额角的伤口,盯著染上手指的血迹,他微微眯起眼,眸中闪过冷酷的光。

 


好不容易熬到晚餐结束,众人被集体带回房,狱警一点完名,韩秋铭就抓起药膏和纱布走到坐在床上的安生面前,为他敷药。

「你最近要小心点。」

觉得伤口有点痒痒的,安生一边伸手准备抓,一边不解的问:「怎麽了?」

韩秋铭皱了下眉,拍掉他的手,「脏死了,小心伤口感染。」

安生乖乖的坐好不再乱动。

「今天应该只是试探。」

安生偏头看韩秋铭,很意外他的表情变得十分凝重。

「黑熊是疯狗的人,今天的事应该是疯狗指示他做的。」

「为什麽?」

「试探你与布兰德的关系,啧,布兰德那家夥,都和他说过要关照你一下,他竟然还是什麽都不做。」韩秋铭有些火大,「你之所以过了一段平静的生活完全是因为我对外放话说你是布兰德的人,但今天布兰德什麽都不做就证明你与他的关系并不是很密切,也就是说,别人可以对你出手。」

「出手?你的意思是……」安生露出惊恐的表情。

「没错,就是那个意思,所以你最近要小心点。」虽然小心也不一定有用……瞧见安生楚楚可怜的样子,韩秋铭忍不住叹气,「你这张漂亮的脸蛋在这里可真是个麻烦。」

安生低著头不说话,手指不断的绞著衣角,显得很不安。

「我明天去找布兰德谈谈,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你先别这麽担心。」韩秋铭烦躁的抓乱头发。

安生的眼睛一亮,但随即又怯生生的望向韩秋铭问:「秋,你为什麽对我这麽好?」

「好?」韩秋铭哼笑,「你可别想这麽多,我只是不想看你每天满身是伤的回来,到时候还是要我来照顾你,很麻烦啊。」

安生不满的嘟起嘴,刚想反驳却被韩秋铭推倒在床。

「你今天受伤不方便就先睡我的床。」话落,韩秋铭就利落的爬到上铺。

抱住被子,窝在充满韩秋铭气息的床上,安生觉得有种很安心的感觉,连带身上的伤口也不觉得疼了,听见上铺传来的平稳呼吸声,安生也慢慢进入睡梦之中。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管理人介紹

管理人:月光物語、月夜暮华


◆商业志

耽美
【銘顯出版社】《吸血迷情》

轻小说
【典藏阁】《风水》1-4完

言情
【龙马出版社】《黑猫,偷了心》

カテゴリー

最新コメント

[06/22 Foo]
[05/19 淘亞]
[03/21 coal]
[02/04 月光物语]
[02/03 懸]
[01/03 zanzou]
[11/12 米尔君]
[11/06 月光物语]

留言板


微博

RSS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魔女的糖果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